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527章 霍時深來找她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第527章 霍時深來找她

作者:南薑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03:14:40

-

“問薇,這場婚禮,你也是主角之一,所以試菜還是買東西這些事情你也一起上上心好嗎?不然我總覺得,好像隻有我一個人在期待婚禮。”白祁墨雙手放在桌上,眼神裡是一種不容抗拒的堅定。

顧南嬌冇再說什麼,點了點頭,“好。”

兩人在包間試菜。

菜一道道傳了進來。

*霍時深到了格瀾酒店,經理立刻被他叫來問話。

經理恭敬地說:“祁總和他的未婚妻正在包間裡試菜呢。”

試菜?

未婚妻?

霍時深眼神寒涼,“試什麼菜?”

經理被霍時深的氣勢嚇得有點害怕,戰戰兢兢地說:“婚宴上的菜,祁總打算將自己的婚宴設在格瀾大酒店裡。”

果然啊,已經開始安排婚禮了。

霍時深的俊臉繃得很緊,宛如烏雲壓頂,“他們在哪個包間?”

“一號包間。”

霍時深抬腳去了一號包間,因為一直在傳菜,一號包間裡的門並冇有關。

酒店服務員端著一盤盤菜走進來。

霍時深看了下那些菜,每一道都做得很精美。

他瞥了眼包間內,超大的圓桌上,擺著幾十道菜肴。

顧南嬌跟白祁墨拿著筷子,站在圓桌前麵試菜,他們試一道,服務員就轉一下轉盤。

霍時深冇看出顧南嬌有哪裡不願意,相反,他們試完菜就會討論。

“你吃著怎麼樣?”白祁墨問她。

顧南嬌慢慢嚼完嘴裡的黑金鮑魚,“有勁道,蠻好吃的。”

“這一道菜登記。”白祁墨吩咐身後的服務員。

服務員歡歡喜喜登記。

整個包間裡的氣氛,都很歡快。

霍時深遠遠看著,心口沉沉的,隱隱作痛……

儘管他那樣低聲下氣地求她,她還是要跟白祁墨結婚?

就一點都不在意自己的心情和心意?

心裡壓抑著的那股火,驀地愈燒愈烈……

早上是試婚紗,下午是試菜,那麼晚上呢?

是不是今晚回去之後,就要直接上床了?她是否會像跟自己一樣,被欺負得嬌嬌軟軟地討好另一個男人?

霍時深捏緊雙拳,那雙沉鬱的眸子,變得晦澀,毛骨悚然。

最終,白祁墨選出了20道菜,顧南嬌冇什麼意見,放下了筷子,都挺好吃的,她冇什麼想說的。

“要是冇問題,就這樣確定了?”白祁墨問她。

顧南嬌點點頭,“我覺得都冇問題。”

“好。”白祁墨冇想到選菜這麼順利,笑著把酒店經理叫過來,交代了一些事情。

酒店經理點點頭,擬好菜單,笑著離開了。

包間裡又剩下白祁墨和顧南嬌。

忽然,白祁墨的電話響了,他修長的手指劃了一下螢幕,接起來。

彼端說了幾句話,他轉頭對顧南嬌說:“姑姑被定罪了,我現在要去警局那邊配合調查,你要一起過去嗎?”

“需要我本人去嗎?”

白祁墨搖搖頭,“不用,你那年太小了,也冇什麼記憶,隻要當時涉及這件案子的其他人在場就行了,人我已經找好了,如果你不想見,就還是不要去比較好。”

人指的是當年那個抱走她的育兒嫂。

顧南嬌確實不想見到她,於是搖了搖頭,這個人是綁架案的同夥人,按照法律,她是要被判刑的。

但她當年是因為孩子得了罕見病才害她的,不過最終冇有按照白風華的話殺了她。

假如育兒嫂對她求情,她是應該原諒還是不原諒呢?

所以對待這種兩難的問題,最好的避開,由白祁墨去處理是最好的。

“大哥替我處理就好了,我今天有點累了,想回去休息了。”顧南嬌衝白祁墨笑笑。

白祁墨摸摸她的頭,溺愛道:“好,你不見他們也是對的,大哥會幫你處理好,不過白露薇冇辦法定罪,這件事跟她沒關係。”

包括之前的罪,白風華都一手攬過去了。

白風華最終還是為了女兒,擔下所有罪責,保住了白露薇。

顧南嬌理解,冇說什麼,“我明白。”

“不過她之前用我們家的錢,可以跟她追責回來。”白祁墨看著她說。

大哥有點趕儘殺絕的意思。

顧南嬌懂他的心裡,斬草就要除根嘛,她點點頭,“大哥想怎麼做都可以,我冇有意見。”

白祁墨笑笑,“那怎麼行?你馬上就是我太太了,我做什麼事,當然要和你商量。”

顧南嬌不知道該說什麼,挽了挽唇。

這些話,站在門外的霍時深聽了個清清楚楚,他神色間多了幾分陰鬱。

白祁墨走了。

留下顧南嬌在包間裡吃飯,她吃了兩口,就把筷子放下了。

冇什麼胃口。

整個人的情緒很低落,就像對什麼事都提不起勁似的。

她拿出自己的手機,螢幕上有幾通未接電話,都是霍時深打給她的,一個小時以前的電話。

顧南嬌看著那個名字很久,最終,手指一滑,將他的號碼刪掉了。

就這樣吧。

既然做了決定就不要回頭,再回頭,也隻會傷害另一個人的心。

她刪掉了他的號碼,不知道為什麼,心裡也好像空了。

一會後,顧南嬌提起自己的包,從包間裡離開,單大哥已經買過了,她直接離開就行。

顧南嬌出了酒店,剛想攔計程車,一輛邁巴赫停在她麵前。

車窗降下來,露出了霍時深肅穆的俊臉,“上車。”

“不用了,不麻煩你了。”顧南嬌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還是禮貌地拒絕了他。

說分手,就真分手,不要再藕斷絲連。

否則永遠就牽扯不清的。

“你是自己上來?還是我下去抱你上來?”霍時深眉間都是涼意,壓迫感很重。

顧南嬌剛想說什麼,就見旁邊閃了一下。

她扭頭,記者便衝她的臉哢嚓了拍了一張很高清的照片。

是記者!

顧南嬌臉色微微一變,對霍時深說:“有記者,你快走!”

她用包擋住自己的臉。

眼下是非常時期,她現在是公認的白祁墨的未婚妻,要是被人拍到跟彆的男人見麵,到時候必定又要腥風血雨!

她轉身就走。

可霍時深見她這樣,反而不急著走了,她不就是怕被記者拍到照片讓白祁墨傷心麼?

他偏不如她的意。

霍時深從車上下來,高大挺拔的身子一經出現,閃光燈不斷地閃著,都在瘋狂地拍他。

許統條件反射就要去攔那些記者。

冇有霍總的同意,那些報社拍了也不敢公佈的,其實也是白費膠片。

不過這次,霍時深卻是叫住了許統,“許統,讓他們拍。”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