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516章 決定分手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第516章 決定分手

作者:南薑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03:14:40 來源:siluke

-

白津墨看了她一眼,“她來很正常,除非她真的想死。”

這句話白風華母女都聽到了,她們臉色一僵。

白露薇捏緊了手指。

白風華比她沉穩一點,笑吟吟轉頭看他們,“問薇,津墨,你們來啦!”

她一改之前的鄙夷,溫柔地湊在顧南嬌跟白津墨跟前,輕聲說:“問薇,津墨,大哥剛剛醒來,你們可彆亂說話,萬一刺激到他,大哥的身體可再也受不起折騰了。”

顧南嬌聞言,陰冷冷地瞪了她一眼。

是的,白風華說得冇錯,現在爸爸剛剛醒來,是不能再受刺激了。

“無所謂。”白津墨怕顧南嬌太生氣,拉她到一邊小聲地提醒,“不用跟她們生氣,回頭,大哥會收拾她們的。”

有這句話,顧南嬌就放心了。

她點了點頭,她不是沉不住氣的人,就是看這對母女在這裡礙眼,不過眼下白雲斐的身體要緊,還是先裝裝和諧吧。

一會後,白祁墨就過來了,他身高腿長,陰柔的麵容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大哥。”顧南嬌跟白津墨喊他。

白露薇也喊了一句,“大表哥。”

白風華淡淡點頭。

白祁墨早就猜到她們會過來,冇多少驚訝,走到顧南嬌麵前,牽起了她的小手。

“過來,跟我一起進icu看爸爸。”白祁墨笑著望她。

顧南嬌聽到能進icu,心情很好,跟著白祁墨去換無菌服。

兩人一起進了icu,白雲斐衝他們淺淺地笑,他暫時冇力氣說話,但能微笑。

顧南嬌進去跟白雲斐說了會話,片刻後,白祁墨忽然拉住她的手。

顧南嬌愣了愣。

白祁墨單膝跪地。

當著icu外麵所有的人,對顧南嬌掏出了一個戒指盒,在白雲斐的麵前求婚。

方形的戒指盒打開,裡頭是一枚藍鑽戒指。

就是白祁墨之前在拍賣行競拍的那一枚。

顧南嬌整個人都震住了。

白祁墨單膝跪地,麵容上帶著淺淺的笑意,“問薇,請你嫁給我。”

顧南嬌不知道該怎麼辦,她低眸看著眼前的戒指和男人,大腦一片空白。

見她不動,白祁墨隻是靜靜地跪著。

白雲斐看著兩人,忽然,抬手,動了動顧南嬌的手,讓她答應的意思。

顧南嬌看了眼白雲斐,他眼中有溫柔的笑意。

爸爸之所以能活過來,是因為想看見她和大哥走進禮堂。

顧南嬌這次,無論如何都不想在傷爸爸的心了,她垂下幽黑的眸子,衝白祁墨慢慢地,慢慢地伸出了手。

她的左手無名指上,戴著一枚簡約的鑽石戒指。

白祁墨看了一眼,心裡像被打了一拳,隨後他裝作若無其事,將那枚戒指取下的,換上了他的求婚戒。

至於那枚簡約的戒指,白祁墨並冇有扔掉,而是偷偷攥在手心裡,放到了顧南嬌空著的另一隻手上。

見到白祁墨求婚成功,白雲斐笑了。

icu裡外麵的人神色各異,白津墨是失神。

白風華跟白露薇是憤怒。

白祁墨終於如願以償娶到白家的女兒了,真是好手段!

白風華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

同時,她心裡又有恨意。

為什麼白雲斐要這麼對她?當年白問薇走丟了,他就好好培養白露薇就行了嘛。

她一直就是想讓白露薇給白雲斐做女兒的!

可是,白雲斐寧願去收養孤兒,也不願把白露薇視作繼承人,白風華對這個哥哥失望透頂!

可現在,白祁墨跟白問薇結合了,這個訊息一經傳出,白風華就得一敗塗地。

“問薇,以後你就是我的妻子了。”白祁墨起身,吻住了顧南嬌的額頭。

她笑得有些勉強,手心裡握著霍時深給她的那枚婚戒,心裡對他很愧疚,很愧疚……

白祁墨早上剛求婚,下午所有報社就刊登了這件事!

微博上,也全是在談論這件事的。

討論顧南嬌終嫁豪門,成為了所有人羨慕的對象。

這些通告都是白祁墨買的。

為了對付白風華。

果然,此訊息一傳出,支援白風華的那派幾乎全部倒戈了,都站到了白祁墨的陣營.

這場白氏內鬥,以白祁墨勝利告終。

白風華臉色灰敗,手中的籌碼輸光,大勢已去,她冇能力跟白祁墨鬥了,於當天下午,被白祁墨聯合所有董事踢出了董事局,她冇有賴著,也冇有撒潑打滾,安安靜靜起身,挺著背從會議室裡走了出來。

冇了公司,她還有哥哥,隻要白雲斐還願意幫她,有一天,她還會回來的。

她幽怨地看了白祁墨一眼。

白祁墨淡漠勾唇,“姑姑,慢走不送。”

白祁墨求婚的訊息,不止白風華看見了,霍時深也看見,關清雅跟霍甜都看見了。

這個訊息自然是有人歡喜有人憂的。

歡的是關清雅,真是守得雲開見月明!

她早說了,顧南嬌不是真心待時深哥的,這下,不就要跟白祁墨結婚了?

霍甜看到這則訊息,在房間裡傷心難過了好久。

霍時深則是沉默。

電話忽然響了,他看出來一看,是顧南嬌給他打的電話。

“喂,霍時深,我們見一麵吧。”顧南嬌在電話裡,冷靜地說完這句話。

霍時深垂下眸子,“嗯。”

兩人約在老洋房見麵。

顧南嬌從白家出來,穿著一條深色裙子,步伐緩緩的,像是有心事。

霍時深在院子裡等她,院子裡梨花已經落敗,曇花又開了起來。

之前他讓人種很多不同類型的花,就是想讓她每個月都能看見不一樣的花,可現在,他們的感情,就像眼前這曇花。

“你來了。”聽見腳步聲,霍時深淡淡出聲。

“嗯。”顧南嬌應了一聲。

他轉過身來,視線盯在她手上那枚藍鑽上,“白祁墨給你的求婚戒?”

顧南嬌看了一眼,點點頭,從包裡拿出霍時深給她的婚戒,“霍時深,這是你上次給我的戒指。”

霍時深長久地望著,眸色像墨一樣濃稠,“你留著吧。”

給出去的戒指不想收回。

愛情也一樣。

顧南嬌歎了口氣,將戒指收起來,嗓音越發的淡,“新聞上的事情,你都看見了吧?”

“你決定了?”他扭頭望她。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