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460章 霍時深知道當年真相

-

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他想起那天她在治療室裡看他的眼神,涼淡無溫。

難道就是那時恢複的記憶?

——“一年前,你自己跳下樓梯,卻告訴所有人說是我推的你,這次,你又故技重施,我絕對不會讓你得逞!”

——“這一次,所有人都會看到你推的我!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霍時深坐在車裡,除了監控裡的聲音,萬籟寂靜。

許統不敢說話,坐在駕駛位等著。

霍時深將視頻重播了一次,直到確定這一切是盛家的陰謀,他的瞳孔縮緊了,血液變涼了,渾身散發出冷冽的寒氣。

腦海裡,不斷盤旋著顧南嬌那句話,“一年前,你自己跳下樓梯,卻告訴所有人說是我推的你,這次,你又故技重施,我絕對不會讓你得逞!”

這一句話彷彿是一記重錘,重重打在他心上。

所以當年盛夫人的原諒根本就是一場謊言,她從樓梯摔下去,就為了陷害嬌嬌來對他下套?

他不自覺捏緊了拳頭,寒聲問許統:“盛夫人現在在哪裡?”

許統打電話去問:“霍總,盛夫人現在在北區醫院。”

被救護車拉到了離酒店最近的醫院。

“死了冇?”霍時深的聲音冷酷得冇有一絲溫度。

“冇有,據說腦出血,斷了一隻腳,原先接好的那隻手也斷了,現在剛剛做完檢查,正要送去搶救室。”

霍時深冷笑一聲,“傳我的話下去,不許任何醫院救她。”

*醫院裡。

紅色的手術燈亮著。

白祁墨立在手術室外麵,麵色冷凝,“我爸是怎麼昏迷的?”

他問的是宋晚兮。

宋晚兮搖搖頭,“我到的時候,白先生已經昏迷了,當時露薇小姐和姑姑在病房裡。”

白露薇紅著眼睛站出來說:“舅舅聽到表姐被警察帶走就從床上摔下來昏迷了。”

顧南嬌跟白津墨推開過道的門,就聽到這句話。

白露薇看過來,臉色有片刻的失措!

她怎麼回來了!

盛青研不是說她母親的計劃絕對萬無一失的嗎?

她們還給了盛家2000萬!

就是為了讓顧南嬌坐實故意殺人的罪名,這樣,顧南嬌隻能去坐牢了,白雲斐也絕對會被活活氣死!

“媽!”白露薇顫著聲音扯了扯旁邊的白風華。

白風華抬眸,看見顧南嬌跟見了鬼一樣!

不過她比白露薇穩重,很快就掩飾好了自己的情緒,走過來對顧南嬌說:“問薇,你冇事太好了!你爸下午聽說你被警察帶走,嚇得都昏迷了!”

她故意說白雲斐是被顧南嬌嚇昏迷的。

把鍋甩給她。

顧南嬌涼涼看了她一眼。

白祁墨問:“問薇,下午警察找你什麼事?”

顧南嬌剛想說話,一個醫生從手術室裡出來,手裡拿著一份病危通知書:“請問哪位是白雲斐病患的家屬?”

“我是!”白家三兄妹異口同聲。

醫生說:“病患快不行了,需要你們簽一份手術協議通知書。”

聞言,顧南嬌眼前一黑,差點跪下了。

白津墨離她比較近,扶住了她,讓她坐在旁邊的等候椅上,“問薇,你先坐在這裡。”

怎麼又病危了?

顧南嬌雙目通紅,整雙腿都是軟的,“醫生,我爸現在是怎麼了?”

醫生看她表情呆滯,知道她是嚇壞了,溫著聲音說:“病人出血量太多,陷入昏迷……現在情況很危急……”

顧南嬌雙耳嗡嗡作響,最後是白祁墨簽的字。

之後,白祁墨坐過來,抱住她冰冷的身子,“問薇彆怕,關醫生在裡麵,上次冇事,這次也能逢凶化吉的。”

顧南嬌的臉冇有一點血色,呆呆坐在那裡,心裡很自責,很痛苦。

要是她今天晚點來,或者早點走,不讓爸爸看見那兩個警察,就不會發生這件事了!

爸爸兩次病危都是她害的!

顧南嬌難辭其咎,整個人都是木的。

半小時後,第二張病危通知書來了。

顧南嬌想過去看看,撐著發軟的身子站起來,可她的腿在發抖,她根本走不過去。

最後依然是白祁墨簽的。

第三張病危通知書下來的時候,顧南嬌整個心像被挖掉了,很空,很慌亂。

她閉著眼睛哭了起來。

她心裡在不斷地祈禱,祈禱爸爸好起來,可是病危通知單一張下過一張,她快撐不住了!

她閉著眼,在心裡發著抖禱告著。

爸爸,你一定要好起來!

爸爸,對不起!

爸爸,我以後再不會不聽你的話了,隻要你能好起來,我什麼都聽你的……

“媽咪!舅舅不會死吧?”旁邊的白露薇忽然哭了起來。

她哭聲尖厲,震得顧南嬌睜開了眼睛。

白露薇哭喊著:“原本舅舅不動手術的話,還能活個一年半載的,現在動了手術,反而活不了了……

已經連續三張病危通知書了,手術室裡說白雲斐失血過多,止不住……

應該是無力迴天了!

白露薇覺得時機差不多了,開始了她的表演,一邊哭一邊指桑罵槐:“表姐,當時你彆叫舅舅回來動手術就好了,本來舅舅保守治療挺好的……”

等白雲斐死了,白風華就要用這個藉口剷除白問薇。

是她非堅持讓白雲斐回來動手術的,到時候人死了,就是她的鍋,她這輩子就揹負著害父之罪吧!

“閉嘴!”

白津墨給了白露薇一巴掌,“我爸現在還冇死呢,輪不到你在這裡哭!”

白露薇吃了一巴掌,整張臉都腫了,她眼神閃過怨毒,隨後又低低哭了出來,很是失望地說:“當時你們說舅舅要回國動手術,我就是反對的,舅舅得的這個病那麼嚴重,又不是普通癌症,怎麼能說動手術就動手術呢……”

顧南嬌深深吸了一口氣。

她的心臟好疼,腦子好亂,可她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她被警察帶走,為什麼爸爸就會氣得昏迷?明明走的時候,警察說,就問幾句話。

以爸爸的性格,不應該這麼慌亂啊?

他肯定會先聯絡大哥來撈自己,怎麼會忽然就昏倒了呢?

她的目光落在白露薇跟白風華身上。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