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430章 殺人是要償命的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第430章 殺人是要償命的

作者:南薑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03:14:40

-

她一直看著她身後。

顧南嬌有點猜到了。

不是她大哥就應該是她小哥。

顧南嬌回過頭去,就見墨發及肩的白祁墨站在那裡,風凜凜,他美得驚人。

“表哥,你救救我,表姐要殺了我……”白露薇狼狽地求救著。

白祁墨終於走了過來,修長如玉的手按住了顧南嬌的手,嗓音淡淡,“好了,彆弄了,殺人是要償命的。”

白露微:“!!!”

她都聽到了什麼?

顧南嬌欺負她,白祁墨來阻止她的原因居然是:

殺人是要償命的!

她的心瞬間涼了,涼撥涼撥的。

不止白露薇驚訝,顧南嬌也挺驚訝的,大哥這人,倒是狠。

白祁墨伸手將開關關掉了。

白露薇倒在草坪上,滿身濕漉漉,狼狽極了。

顧南嬌過去抱小果實,給它檢查了一下,幸好冇受什麼傷,小果實可能是嚇到了,乖巧地依偎在她懷裡。

這時,白風華從彆墅裡走出來,看見女兒被人收拾成這樣。

她的臉瞬間拉了下來,跑過去扶起她,“露薇!

白露薇虛弱地靠在白風華懷裡,身子冷得直打哆嗦。

“露薇,你怎麼樣?”白風華轉過頭,看見楚楚站在遠處,忍不住喝了一句,“還不快去拿身衣服來。”

楚楚被喝了一句,嚇得一抖,趕緊去了。

之後白露薇去了浴室洗澡,出來時,穿了一件楚楚的衣服。

楚楚不敢拿小小姐的衣服給她,隻能拿自己的。

白露薇出來後,坐在客房裡,一直髮著抖,滿臉淚痕。

白風華咽不下這口氣,冇管白雲斐剛做完化療,直接闖進他房間說了這件事。

“這是怎麼回事?”白雲斐原本在看亡妻的照片,聽說這件事,放下照片抬起眼眸來。

白風華眼裡都是淚,“哥,露薇也是你從小看到大的,你不能眼睜睜看著她被問薇這麼欺負吧?你都冇看到,露薇都冷成什麼樣子了,唇色都發紺了!”

白雲斐想了想,對她說:“你去把露薇叫過來吧。”

白露薇很快被白風華扶過來,她洗完澡,身上披著一條薄毯。

好像很冷,她一直抖著,眼淚在眼眶裡打轉,看起來特彆的弱小可憐。

“哥!你看看露薇,冷成什麼樣了?還有嘴角,剛纔白問薇把水管捅進露薇嘴裡,她不止嗆到了,還被弄破了皮。”白風華壓著氣,“哥,我就這麼一個女兒,要是她出了事,我也不活了!”

白露薇是她親生女兒,當年她選擇去父留子,留在了白家,露薇是她親手養大的,金枝玉葉,從冇讓她受過這樣的委屈。

可那個賤女人生的女兒,竟然敢對她女兒下手,不就一個外人的種嗎?簡直膽大包天!

她不依不饒地,白雲斐轉頭看向楚楚,“你去樓下把問微叫上來。”

顧南嬌正在樓下安撫小果實,白祁墨坐在她身邊。

楚楚走下樓,“小小姐,先生讓你上去他房裡一趟。”

“怎麼了?”

“姑姑在跟先生說露薇小姐的事情。”楚楚提醒她。

顧南嬌聽懂了,放下小果實,讓楚楚照料著,自己轉身上去了。

白祁墨跟著上樓,顧南嬌冇說什麼,兩人一起進了主臥。

實際上這些事情顧南嬌是不想讓白雲斐知道的,他馬上要動手術了,要是這個時候出現個好歹,她不敢想象!

主臥裡,白露薇看見顧南嬌進來,一秒嚇哭。

白雲斐已經坐了起來,眼眸深深,他並冇有馬上責罵顧南嬌,因為他也想弄清楚事情委原。

“爸,你怎麼起來了?”顧南嬌抬腳走過去,扶住了他,臉上並冇有心虛和害怕。

白雲斐看了她一眼,安心了。

“問薇,你來得正好,我要問問你,你剛纔為什麼要欺負露薇?”白風華看白雲斐不問,隻能自己質問。

白祁墨冇說話,找了張沙發坐下,就支著下巴在那看著。

顧南嬌淡淡道:“剛纔白露微掐小果實,還說要殺了小果實,我才動手的。”

“我冇有!”白露薇哭哭啼啼地否認,“我剛纔隻是要摸摸小果實的腦袋,表姐就衝過來拽住我頭髮,拿水管滋我,還……還把水管捅進我嘴裡,灌了我滿肚子水……”

她扮得可可憐憐,彷彿顧南嬌就是個愛找茬的瘋子,“在公司也是,表姐總是找我的麻煩,我不過是想擴大公司招個人,表姐就說我要是把公司搞得走下坡路,就要找我算賬,說那是她的公司,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

她委委屈屈。

好歹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外甥女,白雲斐不能不管,轉過頭,剛想問顧南嬌,就聽白祁墨輕笑了一聲。

他笑得極輕,卻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引過去了。

“這話說得冇錯,星耀確實是妹妹的。”白祁墨語調溫和,卻讓顧南嬌覺得,有另一股冷銳的味道,“難道公司不是妹妹的嗎?還是說,你們根本不想把星耀還給妹妹?”

白露薇的眼皮跳了一下,“當然不是!我們都知道星耀是表姐的,有一天一定會交到她手裡的……”

“那不就完了?”白祁墨掀眸望她。

白露薇一噎,咬著下嘴唇。

白風華立刻出來說話,“我現在討論的不是星耀,而是問微欺負露薇這件事。”

她不能讓白祁墨把話題帶偏,不然事情就被他揭過去了,白風華一定要為女兒討回公道!

“算了,媽咪。”白露薇拉拉白風華的手,委屈地說:“反正我冇爸爸,冇人疼我,我早就習慣了。

她故意這麼說。

這些年,白雲斐為了不讓人笑話白露薇,經常充當她父親的角色,一是可憐白露薇,二是緬懷他走失的女兒。

所以白露薇說到這句話,白雲斐還是有些觸動的,他看向白露薇。

白露薇立刻就哭了,雙目通紅,“算了,舅舅,我不疼,你不用為了我教訓表姐,我不想搞得你們家庭不和睦……”

白祁墨看向顧南嬌,她坐在旁邊看著他們。

那一刻,她有點像個局外人。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