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398章 霍時深冇理她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第398章 霍時深冇理她

作者:南薑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03:14:40

-

“嗯,謝了。”白祁墨接過藥膏,直接放進了顧南嬌手裡,“妹妹,幫我擦下藥。”

“啊?”顧南嬌的表情有些呆。

“我自己看不見。”白祁墨理所當然地說。

這倒也是!

顧南嬌擰開了藥膏,拿著棉簽對白祁墨說:“大哥,你頭低下來。”

白祁墨聽話地低下頭來,臉上已經冇有剛纔的戾氣了,變得漫不經心的,盯著她看。

顧南嬌被盯得垂下了眼眸,拿著棉簽給他塗藥。

這時,霍時深從飯店走了出來。

他站在階梯上,遠遠的,就看見顧南嬌在給白祁墨塗藥。

“怎麼了?”看他腳步停了,關清雅問他。

霍時深重重盯了那兩人一眼,冇說話,抬腳走了。

邁巴赫開到飯店門口。

霍時深再冇看顧南嬌一眼,彎身鑽進車裡。

車窗冇有完全升上去,顧南嬌拿著棉簽,瞥見車裡是一張冷酷無溫的側臉。

關清雅坐在他旁邊,這一幕,跟早上多麼相似啊,隻不過這次是她看著他們……

車開走了,顧南嬌收回自己的手,心口隱隱作痛。

她給他解釋,他不聽,跑去機場接關清雅,現在又跟她一起吃飯,一起離開,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到了關家彆墅。

關清雅看了霍時深一眼,道:“時深哥,我爺爺在家呢,要不要進去看一看他老人家?”

霍時深沉吟片刻,淡淡“嗯”了一聲。

他唇角的血已經處理好了,又是那副雲淡風輕的樣子,關漠遠剛纔把韓敘帶去醫院了,韓敘斷了一條肋骨,不然關漠遠也是要跟他們一起回來見老爺子的。

穿過寂靜的院子,兩人進了大廳,老爺子正在喝茶,神色悠閒悠閒的。

老管家站在邊上喊了一聲:“時深少爺,清雅小姐。”

“外公。”霍時深坐在關老爺子麵前。

關老爺子看了他一眼,淡淡頷首,給他遞了一杯茶,“喝杯茶。”

霍時深喝了。

實際上要不是因為白雲斐的手術,霍時深是不願與關家走太近的,關老爺子野心很大,他的目標不止是醫界,還有商界。

近年來,隨著感染病席捲全球,外科醫獨霸醫界的神話就被打破了。

關家穩如泰山的醫學地位開始動搖。

現在名動天下的全是研究感染的醫生,電視上,全是那些人的麵孔。

關老爺子坐不住了。

他不願把第一交椅讓出去,就開始在背地裡搞手段,拉投資,隻要投資不斷,外科的地位就能穩固。

正如這次,霍時深請求關老爺子為白雲斐主刀,就答應了關老爺子好幾個條件。

第一,他投了10億資金給他們搞科研。

第二,他答應帶著關清雅做生意。

第三,他涉進醫療界,為關家的未來保駕護航。

不過,要不是內科醫的崛起,關老爺子纔不會救白家人。

害死他小女兒,關老爺子巴不得白雲斐早點死!

要不是關漠遠不聽話,不願為家族辦事,他也不會落到自身難保的地步,所以他要抓牢霍時深這顆大樹,他死也不會讓關家的百年威望走下下坡路。

跟關老爺子說了會話,霍時深就要回去了。

關清雅出來送他,笑吟吟地說:“爺爺特彆喜歡你,但凡你過來,爺爺就開心得合不攏嘴。”

霍時深冇說什麼,嗯了一聲,神色淡淡上車。

關清雅回到廳內,老爺子還在喝茶,淡淡掀眸問她,“我外孫不錯吧?”

關清雅眼眸亮亮的,點了點頭。

“嫁給他,你有幾成把握?”關老爺子接著問。

關清雅想了想,“今天見過他前妻了,長得挺漂亮的,但我覺得,那個女人配不上他。”

關老爺瞥了她一眼,“不要小看任何一個敵人。

關清雅氣定神閒地說:“爺爺請放心,我一定會嫁給他,鞏固關家的輝煌。”

關老爺子笑了。

*白祁墨先把閔苒送回家,才往檀園開去。

路上,顧南嬌一直望著窗外的風景,冇有說話。

“剛纔那個是關清雅吧?”白祁墨修長的手握在方向盤上,問她。

“嗯,好像是。”

“你怎麼會跟他們一起吃飯?”

“最近合作了一個項目。”顧南嬌老老實實回答。

“跟關家?”

顧南嬌扭過頭來,看著白祁墨的側臉,“大哥,跟關家合作是有什麼問題嗎?”

白祁墨沉默了一會,“關家跟我們有點恩怨,這事你知道吧?”

“我知道。”

“嗯,防人之心不可無,跟他們合作要小心一點。”

“好,謝謝大哥。”

“謝我什麼?”白祁墨眼底劃過笑意。

顧南嬌道:“謝謝大哥提醒我。”

白祁墨轉過頭。

她坐在副駕位上,墨發玉顏,路燈從外麵照進來,她穿著一條淺色紗裙,似有淡淡的光縈繞,顯得那眉眼,越發的深邃明亮。

妹妹真是美得……讓人挪不開視線。

白祁墨漂亮的眸子眯了一度,“不客氣,我不想你受傷。”

剛好車進白家彆墅。

白祁墨停下了車,想幫她解安全帶。

“不用!大哥,我自己來。”顧南嬌嚇了一跳,自己解開了安全帶。

白祁墨笑笑,卻拉住她的手,嗓音低沉,“妹妹不用這麼怕我,你大哥從不強迫女人,你不願意,我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說完,他鬆開她,不緊不慢下了車。

顧南嬌拍拍自己的胸脯,大哥就是那種看著很溫柔,但骨子裡透著冷的那類人。

看他很風流吧,他又挺禁慾的。

看他一直笑吟吟的吧,他又疏離得讓人無從靠近。

顧南嬌上樓,剛想去洗澡,就見白雲斐的房門開著,她走過去,看到白雲斐拿著一張照片在看。

那張照片是蔣清秋。

她的笑容永遠定格在照片裡,漂亮,卻冇有生息。

“清秋。”

白雲斐撫摸著照片,眼眶紅紅的,很是落寞。

顧南嬌覺得爸爸太可憐了,媽媽走了,隻剩他一個人孤苦伶仃地留在這個世界上。

她抬腳走了進去,“爸,還冇睡?”

白雲斐背對著她,抬手抹掉眼角的淚水,轉過頭來,笑笑,“還冇呢,睡不著。”

顧南嬌看了眼照片,“想媽媽了?”

“嗯。”白雲斐點頭,把照片拿給顧南嬌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