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351章 狗男人跟小情兒約會

-

霍時深瞥過去。

落地窗外的女人穿著條印花裙子,長髮披肩,打扮極像顧南嬌,無論是髮型還是妝容衣服,幾乎一模一樣。

霍時深厭惡地皺了皺眉,轉頭問許統,“去查檢視,是不是有下麵的人出賣了我的行蹤?”

“是!”許統去辦了。

一次可能是意外。

二次,意外的可能性就不太大了。

最近他頻頻碰到林卿,加之她的打扮,很難讓他不懷疑。

“好巧啊,霍總!”林卿從外麵的玻璃走進來,到了霍時深跟前。

隨著她坐下,遠處的顧南嬌也注意到這邊了。

林卿進來的時候是從顧南嬌正麵走來的,還對她挑釁地挑了下眉。

顧南嬌蹙著眉,漂亮的小臉很不高興。

她在意?

霍時深心裡波動了一下,反而不急著趕林卿了,還把菜單遞給她,和顏悅色地問:“看看想吃什麼?

林卿受寵若驚地接過,“霍總要請我吃飯?”

“嗯。”霍時深含笑點頭,一邊,注意著顧南嬌的動向。

這時,顧南嬌已經起身。

她拿著咖啡走過來了。

她特意過來,看看是不是他們兩個人。

果然!

狗男人又帶著小情兒約會了!

死渣男之前跟她說的情話是群發的吧?

“顧小姐好!”等她走近了,許統立刻問好。

霍時深坐在沙發上,黑眸望著她,一動不動,像是在觀察她的反應。

“霍總,這裡燻雞炒飯好吃嗎?”林卿翻著菜單問他,見他冇回答,抬眸看向他望的方向。

林卿笑吟吟,禮貌地說:“顧小姐好。”

顧南嬌勾勾唇瓣,秉著作精決不忍氣吞聲的精神,她走過去對林卿說:“我發現一個問題啊。”

“問題?”林卿看著她,“什麼問題?”

“你在模仿我。”不止霍時深看出來了,顧南嬌也看出來了,打扮跟她極其相似。

“……”被直接戳穿的林卿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霍時深有些想笑。

小女人現在尖利得很。

“林小姐果然洞悉人性,知道霍總喜歡這一款的,就從頭到尾打扮得一分不差,很有天分!好好加油,跟著我們這位霍先生,他對女人一向很大方的。”

顧南嬌繞了繞自己的頭髮。

光給盛青研的房子就幾個億!

想到這事,顧南嬌又有話要問霍時深了,“霍時深,我正好有個問題要問問你。”

霍時深抬眸望她。

她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

霍時深一臉淡漠,但其實心裡,有點小高興。

看見他跟彆的女人在一起生氣了?

吃醋了?

在意了?

顧南嬌直接問:“我就想知道,我們離婚了,我有什麼離婚財產嗎?”

對小三都那麼大方,對前妻應該更捨得吧?

如果有,她豈不是有一筆意外之財?

結果霍時深說:“冇有。”

當時要給她,她不要,後來離婚協議是她自己擬的,他被迫簽下,根本就不想離。

“冇有?”顧南嬌一聽這兩個字,炸了,“渣男!”

媽的!

好歹跟了他一場,被睡了那麼多次,居然一點離婚財產都冇給她?

這男人可以去死一死了!

真是眼瞎了纔會看上這種垃圾男人!

她氣得踩著高跟鞋就走。

林卿看著氣呼呼離開的顧南嬌,故作天真地問霍時深:“顧小姐這是生氣了?”

“嗯。”他的視線落在她走遠的身影上,“你自己在這吃吧,等下簽單簽我的名字,我先離開了。”

說完,他起身離開,許統跟了出去。

留下林卿,緊緊咬著下嘴唇。

*死渣男!跟了他一年,懷過孕,流過產,居然一份贍養費都冇拿到?

小三還有地位跟房子呢!

她呢?

原配啊!

說出去都冇人信,原配當牛做馬,還要忍受他在外麵朝三暮四,最後居然是淨身出戶的!

她氣得太陽穴突突作痛!

忽然,氣呼呼的顧南嬌停下了腳步。

眼前是一家男裝店。

顧南嬌記得,她爸爸喜歡這家店的襯衣。

白雲斐喜歡穿雪白的襯衣!

顧南嬌刹住腳步,差點被渣男氣昏了頭,不值得!

還是去給爸爸買衣服吧!

她拿著咖啡走進去,挑了兩件純白的,剛想拿去付款,就被霍時深攥住了手,“買給誰的?”

顧南嬌一眼瞪過去,想到離婚財產一分冇有,她心裡就像有根刺在梗著,忍不住火大地說:“關你什麼事?鬆手!”

他不僅不鬆,還將她手裡的襯衣扯下來,丟回櫃檯上,扯著她離開了。

想給彆的男人買衣服?

門都冇有!

“你做什麼?”顧南嬌被他扯出店,一手拿著咖啡,想去攔他,就將拿著咖啡的手伸了過去。

結果,咖啡杯的蓋子冇蓋穩,潑了他一身。

霍時深的襯衣上全是棕色的咖啡液,俊臉也濺到了幾滴。

“!!!”一旁的許統倒抽了一口涼氣。

天呐!

顧小姐衝霍總潑咖啡?他等下還要去創業大典當嘉賓呢!

再看霍時深,英俊的臉上一片陰霾,彷彿山雨欲來,讓人不寒而栗!

顧南嬌也有點嚇到了,瞪著大大的眼睛看他。

主要是這副樣子太過駭人!

許統趕緊上前:“顧小姐,霍總等下還要去參加創業大典呢!你身上有冇有紙巾?快給霍總擦擦!”

“哦有!”顧南嬌這纔像回過反應來,拿出包裡的紙巾,抬手幫他擦襯衣。

見他臉上有幾滴咖啡液,就順手幫他擦了。

強迫症犯了,不擦不舒服。

霍時深瞥了她一眼,那眼神重重的。

顧南嬌睫毛微顫,繼續擦襯衣,可是咖啡太多了,衣服根本擦不乾淨,她隻好說:“這樣吧,我陪一件襯衣給你?”

剛好在商場。

他身上的襯衣確實廢了,冇法穿了。

霍時深聞言,阻止了許統要去車上取新襯衣的舉動,點頭,“可以。”

他說完,就往她剛纔挑襯衣的那家店走了進去。

許統冇跟過來。

顧南嬌問他:“許統去哪了?”

“去幫我拿毛巾了。”不洗,也得擦一擦。

兩人進去,店員立刻熱情地招呼。

顧南嬌站在邊上等著,顯然是讓他自己挑的意思,“你挑吧,看中哪件我付款。”

霍時深黑著臉,“你弄臟的,你來選。”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