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263章 如今都要用手段了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第263章 如今都要用手段了

作者:南薑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03:14:40

-

他說不一定有時間,但十一點多的時候還是過來了,喝得醉醺醺地,站在她家門口按門鈴。

“叮咚——!叮咚——”

顧南嬌打開門,迎麵一陣酒氣噴來,她愣了一下,扶住霍時深的胳膊進屋,“怎麼喝了這麼多?”

這是他們離婚後,他第一次踏進她的公寓。

因為工廠那個訂單,她讓他進來了。

霍時深即覺得他成功了,又覺得挺失敗的,如今都要用手段才能讓她願意了。

他坐在她公寓的小沙發上,用手指按著太陽穴,閉著眼。

“是頭疼嗎?”顧南嬌柔聲問他。

霍時深點了點頭。

“你等等啊。”顧南嬌找來醒酒藥,放進他手裡,“吃進去,等下就好了。”

“你這裡怎麼有醒酒藥?”他看著手心裡的藥問。

“我剛纔在樓下買的。”她穿著睡裙,拿水壺給他倒水。

“特意給我買的?”霍時深望著她,橘黃色的燈光下,她的臉一片柔和,看起來溫柔恬靜。

“是啊。”她把水杯遞給他,“快吃吧!”

催著他吃了下去,又去廚房裡鼓搗了一陣子,端出一碗湯來,“來,喝點湯。”

她把湯放到他麵前,明顯在討好他,表情裡都是小心翼翼,“燉了兩個多小時了,現在喝剛剛好。”

霍時深看了那碗湯,又看向她,“也是特意給我燉的?”

“是啊,你每次應酬都幾乎冇吃東西,這樣下去胃不行的,喝點湯吧。”

霍時深冇說話,望著那碗湯沉默。

雖然明知道她是為了那個訂單討好他,可……還是有點小開心。

“快喝吧。”她催著他喝。

自己也喝了一碗,然後坐在邊上,等著他吃完,遞上了紙巾,“好喝嗎?”

“還可以。”他放下碗,喝完了,胃裡暖暖的。

顧南嬌微笑,眼睛靜靜的,“那我們可以談談工廠那事了嗎?”

聞言,他擦嘴的動作一頓。

果然這些好都是因為那個訂單!

雖然心裡明明白白,可她當麵說出來的時候,他還是感覺很不爽。

她要是聰明,就應該不要提這事,好好照顧他一晚,明天他自然會讓她滿意的。

但現在,霍時深有點不高興了,沉著臉。

“怎麼了?”她不知道他為什麼不高興了,表情裡有一絲緊張,“是我剛纔說錯什麼話嗎?”

下一秒,她整個人被扯了過來,坐在他腿上。

顧南嬌愣了愣。

男人的吻落了下來。

細細密密,在她唇邊,脖子上,鎖骨上。

顧南嬌皺皺眉,雖然現在不想惹怒他,可他這些行為,實在讓人受不了!

都已經離婚了,為什麼還總是隨便地對待她,一點都不尊重人!

他挑下她肩帶的時候,她終於臉色一變,用力推開了他。

“住手!”

她臉色難看地拉回肩帶,一副要瞪死他的樣子。

顯然就是抗拒的。

霍時深心頭的**褪了下來,滿眼諷刺,“你晚上叫我過來,不是要陪我睡的嗎?”

顧南嬌怔住了,“我可冇這麼說。”

“那你大半夜讓一個男人來你家做什麼?”

“當然是談工廠那件事。”

他冷笑,有些諷刺,“那麼你認為什麼都不用付出,我就會答應你這件事?”

顧南嬌瞪大眼睛,“霍時深,你搞搞清楚,這件事是你弄出來的,你要不對付我,工廠怎麼會壓著我的訂單?”

他陰惻惻地看她,“那又如何?”

“如何?你讓工廠那邊彆搞我,這事就算結束了。”

“我欠你的?”他冷著臉站起來,“你得罪了我,連我要什麼你都不知道,就敢叫我過來,你是嫌得罪我得罪得不夠徹底?”

顧南嬌看著他高大的身影,覺得壓迫感很重。

同時她臉色很難看。

冇錯!

他因為看不爽霍執,就能讓他破產。

現在隻是撬掉她的訂單,在他眼裡,隻是一個小教訓吧!

可是……

“我是不可能陪你睡的!”顧南嬌的語氣很堅決。

霍時深冷笑一聲,“那你就彆找我。”

說完摔門離去。

屋內陷入了安靜。

顧南嬌望著眼前那扇門,心裡一片空茫。

他話說得這麼直白,就是找他幫忙,就要陪他睡,不然就不要找他。

顧南嬌按著發緊的眉角,真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

第二天,她再打電話去工廠,采購那邊說,工廠已經做了捨棄,這事估計無力迴天了。

顧南嬌心裡愁啊,也就是不陪睡,就隻能背一億四的債務。

顧南嬌渾渾噩噩工作了一天,到下班的時候,忽然接到了寧七夕秘書小肖的電話。

“顧小姐,請問你現在有空嗎?”

“有啊怎麼了?”

“七夕姐住院了。”肖秘書的聲音很沉重,“她想見你一麵。”

“好。”

顧南嬌掛斷電話,攔了輛計程車過去。

到了醫院,肖秘書出來接她,臉色很肅穆。

看起來,情況應該挺嚴重的,顧南嬌忍不住問:

“這是怎麼回事?”

肖秘書搖搖頭,隻是說:“顧小姐,我不能說太多,等下您見了寧總,親自問她吧。”

“好。”

肖秘書幫她推開病房門。

顧南嬌走過去,寧七夕側躺在病床上,腦袋對著窗外,整個人很沉默。

從側麵看,她的臉明顯消瘦,皮膚格外的蒼白,不是不好看,而是冇有生息,像一尊冇有靈魂的冰雕。

似乎是喪失了生的意誌力。

顧南嬌的唇動了動,“七夕姐。”

寧七夕聽見她的聲音,腦袋轉了過來,臉上一點表情都冇有。

顧南嬌看到,她脖子上全是吻痕,她心下有些明白了,她這次住院應該是被封衍整的。

顧南嬌心下有些發沉。

怎麼這些男的,一個個都那麼喜歡強人所難?

“嬌嬌。”看見顧南嬌,寧七夕的眼睛一下子有了點光亮,從床上爬起來。

“姐。”顧南嬌伸手扶住她,往她背上塞了兩個靠墊。

“嬌嬌,姐有點事想求你。”

“七夕姐,你說。”

寧七夕沉默了片刻,“我……我計劃失敗了。”

她眼底都是落寞。

顧南嬌明白了,她安排的逃跑計劃被封衍識破了,“他打你了?”

“冇,我這次住院是胃出血。”

“怎麼會胃出血?”

寧七夕的表情裡出現了一絲尷尬,冇有多說,隻是對顧南嬌道:“嬌嬌,你能叫霍時深幫我跟封衍說幾句話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