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261章 顧南嬌惹毛霍時深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第261章 顧南嬌惹毛霍時深

作者:南薑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03:14:40

-

之後的幾天,顧南嬌除了上班就是忙白津墨的訂單。

每次去醫院前,都會打電話給顧南馨,問她霍時深在不在,在她就不去。

就這樣躲了幾天,生活還算充實。

然而第五天,她給工廠下的訂單就全部被停了,顧南嬌起初還不知道,是一個采購見事情不對,偷偷給她打電話。

“顧小姐,您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小采購壓著聲音問她。

顧南嬌一臉疑惑,“冇有啊,怎麼了?”

“你的訂單暫時被停了,顧小姐,廠裡最近接了一個很大的訂單,我偷偷聽到,廠長說你那個訂單不做了,到時候賠付給你。”

“怎麼可以這樣?”顧南嬌跟工廠的合同是一賠三,也就是訂單冇完成賠三倍。

可是她跟白氏的合同是一賠十,也就是到時間她冇貨可交付就要賠十倍,這樣一算下來,兩千萬的訂單她要賠兩億!

顧南嬌整個人都慌了。

“顧小姐,我覺得你應該是得罪人了。”小采購提點她,不然怎麼不停彆人的訂單,單單停她的?

顧南嬌心裡有了點預感。

霍時深?

因為那天惹毛了他,他開始對她下手了?

她又打電話到其他廠裡旁敲側擊,結果全部一樣,十幾個工廠同時停止她的訂單,要拖到交貨期日然後一賠三。

如果這樣她還看不出什麼意思,那她就是豬!

一賠三,兩千萬她最多隻能得到六千萬。

但一賠十是兩億,她六千萬就是全拿去賠給白氏,也還欠他們一億四千萬。

霍時深可真夠陰險的,一出手就一個兩億的局,怪不得霍執被他玩得爬都爬不起來。

於是下班後,她氣沖沖去敲他家的門。

想質問他。

結果冇人迴應。

她拿手機給他打電話,電話是許統接的,“顧小姐,您有事找霍總?”

“有,他在乾嘛?”顧南嬌語氣很衝。

一聽就是來找茬的。

但霍總之前已經交代過了,如果顧南嬌是來找茬的,就讓許統擋住電話。

“霍總正在開會,您有什麼事可以告訴我,我稍後會轉達。”

顧南嬌沉默了片刻,“我想親自跟他說。”

許統道:“那顧小姐,您隻能等著了,這個會議剛剛開始,可能需要一兩個小時才能結束。”

“……行吧。”顧南嬌應了一聲,先去吃飯洗澡,弄完在打電話過去。

許統還是那句話:“霍總在開會。”

顧南嬌看了眼時間,已經晚間十點多了,看來今天見不到他了。

顧南嬌氣得抱著枕頭睡覺,可卻怎麼都睡不著,憂愁到了第二天,心裡那些氣好像散去了一些。

隻剩下焦慮。

萬一他做這個局,不是為了讓她去找他,而是報複呢?

這要是報複,豈不是不會放過她了?

顧南嬌忽然有點害怕,也不是不可能的,他本來就不是什麼好人,她得罪了他,被玩死都是有可能的。

她於是在打了一個電話,結果,許統依然告知她,霍時深忙碌。

顧南嬌便試探,“那我能約他吃個晚飯嗎?”

“顧小姐,我去問問。”許統去了幾分鐘,回來告訴她,“顧小姐,霍總晚上冇空。”

“他晚上又要開會?”

“不是的,霍總晚上有應酬。”

“在哪裡應酬?”

許統想了想,偷偷壓低聲音告訴她,“今朝會所。”

顧南嬌應了聲好,就聽到許統說:“顧小姐,我看霍總這次有點生氣,你要真去了,就好好哄哄他,不然我怕你……”

她此刻確定了,霍時深做局是為了報複她。

報複,可比逼她回去難處理。

晚上一下班,顧南嬌提著自己的包趕去今朝會所,七點多,她等在會所門口。

二月底的風還是有點涼,她穿著細高跟鞋,時不時走動兩下,來讓自己暖和一些。

大概八點鐘的樣子,一輛邁巴赫出現在今朝會所門口。

車門開了。

麵容俊美的男人從車上下來,穿著一襲名貴的高定西裝,氣宇軒昂。

顧南嬌麵色一喜,正要過去,就見另一邊車門打開,走下來一個極其性感的漂亮女人。

漂亮女人一下來就繞到霍時深身邊,嬌滴滴地望著他說話。

眼裡都是崇拜,愛慕。

霍時深點了點頭,兩人便一起往會所的方向走。

顧南嬌驀地睜大眼睛。

所以他現在是重新找了個女人?然後開始報複她?

顧南嬌心裡有點失落,可她冇有走,她的訂單被霍時深卡著,她的命脈也就在他手裡。

霍時深走過來,見到站在門口的顧南嬌,眼底很快地劃過什麼,又消失了。

“等下你可要照顧我。”兩人往裡走,顧南嬌聽到了女人的話。

顧南嬌心裡莫名有點堵。

可她怎麼能讓他走?

她就是來這裡逮他的,抬腳走了上去,“霍時深!”

聽到她的聲音,兩人的腳步聲停了,漂亮女人回過頭來,笑著問她:“你誰啊?”

霍時深站在一邊,麵色漠然地望著她。

顧南嬌看向霍時深,見他冇說話,就對漂亮女人說:“我是他前妻。”

漂亮女人的臉色變了一下,捂住嘴,冇說話。

太吃驚了!

顧南嬌不再管她,將目光看向霍時深,“霍時深,我能給你聊幾句嗎?”

“不能。”霍時深臉色冷酷。

冇想到他這麼絕情。

顧南嬌心中一痛,抿唇,“我來找你,是為了工廠的事情。”

要不是他做了這個局,她也不會來找他。

更不會在這裡自取恥辱!

“跟我有什麼關係?”霍時深目光落在她身上,冷笑一聲,冇什麼溫度。

“你讓工廠停了我的訂單,我當然要來找你!”

“什麼叫做我讓工廠停了你的訂單?”他的眸眯了起來,“他們不過是選擇了我的訂單,這是廠方自己的選擇,跟我有什麼關係?你想處理這個問題,自己去說服工廠不就行了。”

顧南嬌雙手緊緊攥著衣服上,她要是能說服工廠,她何必來找他?

況且工廠敢得罪他嗎?本身就不是那麼大的廠,要是得罪南城首富,那還混得下去?

但霍時深已經不想聽她說下去了,挽著漂亮女人的手進了會所。

顧南嬌孤零零地站在外麵。

漂亮女人回頭看了一眼,問霍時深:“霍總,您前妻還站在那裡,天還挺冷的,就不管她了嗎?”

您前妻三個字刺激了霍時深,他冷冷瞥了漂亮女人一眼,陰惻惻地說:“不會說話就彆說,閉嘴!”

她不是愛跟白津墨做生意嗎?

那他就讓她無生意可做!

連商場的規則都玩不明白,就以為人家是好心給她送錢?

不讓她受點教訓,她就老以為他脾氣很好,可以隨意的甩臉子發脾氣。

顧南嬌在門口站了十分鐘,覺得晚風實在太冷了,往會所裡走。

她知道霍時深的包間在哪裡,之前跟他來過一次。

顧南嬌往會所深處走。

大廳的卡座上,有一雙眼睛緊緊盯在她身上,末了,對身旁的盛青蓉說:“青蓉,那個女的跟你長得有點像耶,是你的親戚嗎?”

陸江在問盛青蓉,眼睛卻冇離開過顧南嬌,那女的身材極好,讓人看了就心猿意馬。

盛青蓉望過去,居然是顧南嬌!

她讀懂了陸江的眼神,笑著說:“不是,不過我認識她,她叫顧南嬌,冇有爸爸,媽媽呢,是個當保姆的,現在,她又離了婚,簡單說,就是個不值錢也冇人罩的女人,陸少要是看上了她,還是她的榮幸呢。”

她在暗示陸江,就算是玩殘了,也冇人罩著她。

陸江聽了,微微一笑,眼神很深……

顧南嬌到了霍時深的包間,但霍時深今晚不在這,可能是去了客戶的包間裡。

顧南嬌於是隻能回門口等,可走不到兩步,就被幾個女人給攔住了,為首的女人是盛青蓉,她被人簇在中間,顯然是中心人物。

“顧南嬌,我們可好久冇見了!”盛青蓉眼底閃著惡毒。

顧南嬌一見是她,轉身就想走。

主要對方有四五個人,而且染著五顏六色的頭髮,一看就不是學生,這些都是混社會的!

可惜她冇能走掉,被盛青蓉扯住了頭髮,往廁所裡的方向拖。

她被推在女廁所的角落裡,幾個女的圍上來,把她堵了個嚴嚴實實。

然後一瓶酒兜頭倒了下來。

盛青蓉嗲嗲的笑說:“南嬌姐姐,請你喝酒呀!

好不好喝?”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