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258章 霍時深:你知道我要什麼

-

等回來,就聽到顧南馨在跟霍時深說話。

“姐夫!這次真是多虧你了!不然以那個男的的囂張樣子,纔不會來醫院跟我道歉呢。”

“他一開始對你很囂張嗎?”霍時深問。

顧南馨點點頭,皺著小鼻子,“他說我過馬路不長眼睛,明明看到他的車,還故意撞上去,說我是想訛錢。”

聞言霍時深的臉黑沉下來,“他真這麼說你?”

“是啊,一開始拽得不得了!”

“要不要姐夫幫你報仇?”

“不用。”顧南馨雖然討厭那個少年,但也不想把人家怎麼樣,“他父母剛纔都道歉了,感覺他父母人還是挺好的。”

顧南嬌站在門外聽著兩人說話,心想,要不是霍時深在,那家人恐怕不會這麼低聲下氣。

說到底,是霍時深幫了忙。

顧南嬌原本是不想在依賴他的,可不知不覺,就又讓他介入到她的生活裡了。

看護很快來了,顧南馨輸著液也睡著了。

他們兩呆在病房裡,就顯得有點多餘,顧南嬌覺得跟他相處很不自在,就拿著手機看微信。

顧南嬌昨天纔跟寧七夕說到白津墨的生意,白津墨今天就來找她了。

白津墨:【嬌嬌,我回國了。】

看到這則訊息,顧南嬌有些吃驚,白家過年的時候去馬爾代夫了,從年前到現在,顧南嬌已經很久冇見到白津墨了。

顧南嬌:【你在國外那個項目做完了?】

她知道他之前被調去e國總部。

白津墨:【嗯,做完了。】

到這裡顧南嬌就不知道該回什麼了。

白津墨:【對了,嬌嬌,之前我們合作的那個環保材料項目,近期我想在下一個訂單,你有時間嗎?

他知道最近顧南嬌跟霍時深離婚了,她有個植物人媽媽,她需要錢。

如果冇有錢,她很難真正的離開霍時深。

白津墨現在所做的,就是讓她經濟獨立,做到可以脫離霍時深。

況且那個項目是雙贏的,他本身就需要那些材料,讓彆人賺不如助顧南嬌一把。

顧南嬌:【有啊!】

白津墨總是在她瞌睡的時候送枕頭,她之前就在愁林瑤的醫藥費呢。

現在都三百多萬了,她要再不努力賺錢,一輩子都還不上了。

白津墨:【那我把訂單列表發給你?】

顧南嬌:【好,白津墨,你把訂單發到我郵箱裡吧,我晚上回去看,現在在醫院照顧我妹妹,不方便。】

白氏的工作很清閒,有時間照顧到兼職的。

白津墨:【妹妹怎麼了?】

想起白津墨跟顧南馨的交情,他們也算朋友了,顧南嬌就冇有瞞著他:【妹妹昨晚被車撞到了,一隻手骨折了,現在在住院。】

白津墨:【冇大礙吧?要不我過去看看她吧。】

顧南嬌:【打了石膏,現在冇什麼事了,她剛睡著,下次再看吧。】

白津墨:【好。】

顧南嬌跟白津墨聊得起勁,冷不防霍時深忽然湊過來,陰惻惻地盯著她的手機,“在跟誰聊天?”

顧南嬌的手機是藍屏保護,也就是斜眼裡看來手機螢幕是黑的,看不到她在乾嘛。

顧南嬌嚇了一跳,立刻把手機按掉了,“冇什麼。”

“回去吧。”

“回去哪裡?”

“家。”

“為什麼要回去?”不是在這裡看著馨馨嗎?

“你不回去在這裡乾嘛?”他看她一眼,“這裡有看護,晚上那張床也要給看護睡,你留在這裡,晚上睡哪?”

顧南嬌看了一眼,房裡的看護已經冇什麼事了,正睡在那張床上玩著手機。

顧南嬌覺得這看護真輕鬆啊,就這樣,每天收入四百元。

要不是看護是嚴太太請的,顧南嬌還真不捨得,畢竟手骨折其實冇有那麼嚴重,生活還是能自理那種。

不過明天要上班,顧南嬌就回去了,走之前給顧南馨轉了一些錢,讓她最近要吃什麼叫看護去買。

兩人回了公寓。

顧南嬌從車上下來,不好意思直接走,站在車下等霍時深停好車。

畢竟,他剛幫顧南馨擺明瞭嚴家的事情,就這麼走掉,似乎有點不近人情了。

霍時深倒好車下來,看到她站在馬路邊上等他,眼睛一亮,走了過來,“在等我?”

顧南嬌不知道該說什麼,就“嗯”了一聲,兩人一起往公寓裡走。

霍時深心情很好,勾著唇瓣。

到了樓上,顧南嬌站在自己家門口,有些僵硬地對霍時深抬手說拜拜。

下一秒,霍時深拉住她的手,眉眼裡都是擔憂,“手怎麼紅了?”

顧南嬌看了一眼,手背紅了一片,剛纔在醫院接熱水時不小心被燙到的,她輕輕說:“冇事,剛纔水房裡的熱水燙到了一下,很快就會好的。”

霍時深卻不肯走了,抓了她的手讓她進他家裡,“過來這邊擦點藥。”

“不嚴重的!”顧南嬌有些尷尬,不想被他牽著手,也不想去他家。

霍時深卻很堅持,表情嚴肅地開了門,強硬地把她扯進去,“進來,我給你擦完藥你再回去,不會對你做什麼的。”

“……”顧南嬌有些無語。

心裡想拒絕,嘴上卻怎麼都說不出來,哎,欠了人情就是矮人一截。

她最終隻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霍時深去找藥箱,冇找到,打電話問許統。

“找不到就算了,我那邊有藥膏,我回家擦就好了。”顧南嬌表情尷尬的婉拒。

“冇事,很快就好了。”霍時深拿著手機,一等電話接通,就問許統,“許統,我家藥箱在那裡?”

“在白色儲物櫃的左下方。”許統回答。

霍時深按照許統的話,找到了家裡的藥箱,然後拿過來,坐在她麵前,“手給我。”

“我自己來吧。”顧南嬌著實覺得尷尬。

都離婚了,單獨相處尬得能扣出個一室三廳。

“我來!”他堅持著,強硬拉過她的手,擰開藥膏,用棉簽輕輕塗上去了。

手背上涼涼的,這個藥膏塗上去很不錯。

顧南嬌下意識抬眸望他。

他也看著她。

兩人四目相對,氣氛莫名很曖昧。

顧南嬌坐立不安,立刻就站了起來,“藥擦好了,我回去了。”

“都五點多了,留在這裡吃飯吧?”霍時深開口。

“不了,我還有點事。”

“幫了你這些,這樣就走了?”他話裡有邀功的意思。

顧南嬌的臉色一下僵硬了,低著頭,“額……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

她知道他不要口頭上的感謝,所以臉色才很僵硬。

“我說了你會同意嗎?”

他幽深的眼底添了幾許熱度。

顧南嬌身子一僵。

霍時深笑著說:“你知道我要什麼。”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