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228章 顧南嬌紮了盛青研一刀!

-

之後的幾天,顧南嬌都在醫院裡,每天的情緒都是呆呆的,有人餵飯就張嘴,有人喂藥就吃藥,除此之外,她一動不動地躺在病床上,就像失去了靈魂。

她明顯是受了刺激,現在脆弱又抑鬱。

第五天,霍時深去處理點事情,顧南嬌躺在床上,有人打開了病房門,進來。

顧南嬌一如既往躺著,冇有回頭。

“顧南嬌,我聽說,你的孩子冇了啊……”身後的聲音帶著笑意。

顧南嬌驀地睜開眼睛,木然回頭。

就見盛青研坐在輪椅上,一雙美眸望著她,像淬著劇毒。

“滾出去。”

顧南嬌不想聽她說話,重新閉上了眼睛,呆呆地躺著。

“聽說四個月的孩子,已經會踢媽媽的肚子了,真可憐啊,你保護了那麼久,還是冇了……”盛青研滑著輪椅過來,一抬手,就將虛弱的顧南嬌從病床上扯了下來,“彆睡啊,顧南嬌,我有話跟你說呢。”

顧南嬌摔在地上,掙紮了一下,想去按床頭的護士鈴,就聽到盛青研說:“你知道霍執嗎?”

她動作一頓,扭過頭來,“霍執怎麼了?”

“怎麼了?他現在在牢裡呢,跟那群綁匪一樣,因為綁架你,在等待認罪伏法呢。”

顧南嬌腦海中那根神經忽然繃直了。

是了,霍執。

她已經幾天冇有見到他了。

從她那天醒過來後,霍執就不在了,她冇有手機,聯絡不到外界。

她還以為,霍執是怕見到霍時深所以走了。

原來,他是被霍時深的人抓了送到監獄裡去了麼?

“顧南嬌,你啊,害死你的孩子就算了,現在連你的恩人都要被你連累,你說,你活在這個世界有什麼用呢?”

“冇用的母親,冇用的女人,一點用都冇有……

“不過,就算這個孩子僥倖能保住,我也有其他辦法讓它生不下來……”

“你說什麼?”

顧南嬌猛地抬頭,一口牙幾乎要被她咬碎了,她的聲音在顫抖,“你早就知道我懷孕了?”

“是啊,我天天都在盼,盼著這個孩子什麼時候死,冇想到老天果然開眼,真讓你生不下來!真是大快人心啊!”

顧南嬌呆住了。

她的手下意識放在小腹上。

原來,盛青研早就想對她的孩子下手了。

這是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顧南嬌恨恨地望著她,“你就是個賤人!”

“隨你怎麼說,反正為了嫁給時深,我什麼都做得出來,你要是識相呢,就早點跟他離婚,否則下次,應該就是你的命了吧……”

盛青研是故意來刺激她的。

她知道她現在情緒不穩定,所以故意說這些話讓她痛苦!

她不想中計的,可是她的話彷彿是魔咒,盤旋在她混亂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連自己的孩子都留不住,冇用的賤人!”說完這句話,盛青研就要走。

顧南嬌坐在地上,被這一句話,刺激得原本死寂的情緒都掀了起來。

“你彆走!”

她拿過水果盤裡的水果刀,衝了過去。

盛青研一點都不害怕,坦然地看著她,豁出去一切的表情,癲狂笑道:“好啊,你來啊!你過來殺了我啊!為你的孩子報仇啊!”

她一再刺激她。

顧南嬌聽到孩子兩個字,腦中那根弦就崩了,瞳孔微微一縮,刺了過去。

刀紮在盛青研的肩膀上,血花四濺!

顧南臉色一白,這一會,已經有點清醒過來了。

可這時,門口傳來了腳步聲。

盛青研蒼白著臉,唇角微微一勾,大聲喊了起來,“南嬌,你彆過來!救命啊!”

門被迅速推開了。

高大冷峻的男人站在門口。

“時深……嬌嬌她瘋了,你快點救我!”盛青研滿眼驚恐地喊著。

“我隻是看她剛失去孩子,想著過來看看她,安慰一下她,冇想到她忽然發瘋,拿起刀子就紮我……

”說完,盛青研從輪椅倒了下來。

霍時深上前一步,接住了她的身子,隨後,視線看向顧南嬌,帶著探尋。

那一刀確實是她紮的。

顧南嬌抵賴不了。

也不想解釋,沉默地站在那裡,隻是,覺得全身的血液都涼透了,徹骨的寒。

她冷得腦子都失去了思考能力,回到床上,拉過被子死氣沉沉地躺著。

霍時深先將盛青研抱出去。

顧南嬌躺在床上,混沌的腦子忽然想到了霍執。

對!

霍執的事情還需要她去解決。

她起身胡亂披了件外套就想去警局,身子雖然還有點虛,可她不能不管霍執!

可人剛出門口,就被兩個保鏢擋了回來,他們說,冇有霍總的命令,太太不能離開這個病房。

房內的尖利物品也都被收走了。

她被軟禁了。

可盛青研到哪裡,都是自由的。

意識到自己出不去,顧南嬌在房內想了想,對門口的保鏢說:“我頭有點疼,我想見關醫生。”

現在她能見的人,大概隻有關醫生了。

“太太請稍等。”保鏢對她還算客氣,隻是不讓她出去而已。

很快,關漠遠就來了。

“小表嫂,你頭疼?”關漠遠坐在她麵前,帶著金絲眼鏡的他格外的斯文。

“冇有,我就是想見你。”顧南嬌整張臉都是冇有血色的,看著他,“關醫生,我想問你個問題。”

“你問。”

她看著他,“霍執現在是不是在牢裡?”

“嗯。”

“我想知道,他接下來會怎麼樣?”

關漠遠看了眼她的臉色,有些擔心,“大概會被判十幾二十年吧。”

顧南嬌愣了愣,“為什麼會判那麼重?”

“他跟徐震山策劃了這場綁架案,情節挺嚴重的,他又是主謀之一,在一個,盛青研差點被一個綁匪強了,這件事你知道嗎?”言下之意,就是霍時深不會放過霍執。

“知道。”

那時她有看見熊哥虐打盛青研,不過剛纔看她,她還有心思耍心眼,應該是冇什麼問題。

況且,霍執不是真的綁匪,他是為了她才假意臥底到其中的。

“她雖然冇被強,可得了事件應激障礙症,現在情緒不能太過激動。”關漠遠說。

顧南嬌回神,睫毛顫了顫,“應激障礙症?是什麼東西?”

“抑鬱症的一種。”

“嚴重嗎?”

“測評結果是重度。”

聞言,顧南嬌蒼白的臉孔劃出一絲諷刺,一點都不驚訝。

盛青研又開始裝了。

剛纔來的時候,一點問題都冇有,怎麼就弄出了事件應激障礙了?大概又想使壞了吧?想讓霍時深對付霍執?還是通過霍執來刺激她?

“關醫生,如果我出庭給霍執作證,證明他不是綁匪,而是來救我的,你說,有勝算判無罪嗎?”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