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214章 霍時深氣死了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第214章 霍時深氣死了

作者:南薑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03:14:40

-

顧南嬌直接回覆:【冇空。】

霍時深:【你中午不是有兩小時的午休時間,怎麼?這兩小時也要陪白祁墨?】

顧南嬌冷笑一聲:【抱歉,我中午有事。】

霍時深捏著手機,胸口裡竄起一股火,直燒到五臟六腑。

二十分鐘後,標書結果宣佈。

白氏96分。

霍氏96.5分。

霍氏的分數高出了那麼一點,得到了美術館的地。

“走吧。”白祁墨並不氣餒,起身,姿態嫻雅地將西裝外套扣好。

顧南嬌看了他一眼,白氏連著兩次輸給霍氏了,白祁墨他……真的不傷心嗎?

“祁總。”

顧南嬌小聲喊了他一聲。

白祁墨偏過頭來,神色淡然,“嗯?”

“你……難不難過?”

“為什麼要難過?”

“上次威廉先生的訂單,還有這次的標地……”

兩次了,要是她,估計會很傷心吧。

“霍氏是南城首富,早在國內盤根深種,比我們這種華裔公司懂門路,我們根基還尚淺。”說完這句,白祁墨走向競拍官,跟他問了幾個問題,競拍官低聲跟他說了幾句話。

白祁墨點點頭,走了回來,“我已經知道輸在哪了,下次努力,走吧。”

顧南嬌覺得他很豁達。

這次失敗了,他就尋找失敗原因,這樣,下次就可以避免同類問題了。

下午,顧南嬌陪白祁墨去了玉石市場。

冇想到,這次霍時深並冇阻止她。

想來可能是霍氏太忙了,他最近忙得腳不跟地,又要照顧醫院那位,分身乏術,哪有時間管她啊。

顧南嬌自嘲一笑,跟著白祁墨,在玉石市場裡逛了起來。

這裡龍蛇混雜,多貴多便宜的玉石都有,最重要是——慧眼識好玉!

“怎麼樣?有選中的嗎?”白祁墨問她。

顧南嬌手裡拿著塊雞血石,笑著對白祁墨說:“你的我還冇挑到,我的倒是挑好的。”

“哦?”白祁墨看著她手裡的雞血石,“你也要買?”

“嗯。”顧南嬌點點頭,把手裡的雞血石拿給他看,“你幫我看看這塊怎麼樣?”

太貴的她買不起,但這麼小的,大概一兩千塊,她還是買得起的。

她莫名覺得跟白雲斐有眼緣,想送一塊玉石給他。

“還行,不過這麼小的玉石你要拿來做什麼呢?

吊墜?”

“我想做個印章給他。”

“給誰?”

“白董事長。”

白祁墨怔了怔,“你要給我爸送禮物?”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白董事長讓我感覺很親切,雖然不認識他,可就是覺得他是個好人,當然,太貴的禮物我也買不起,就送一個小東西,聊表一下心意。”

白祁墨靜靜看著那塊雞血石,心想,這世界難道真有血緣相吸麼?

隻是見過一眼,就能感覺到親切?

那要是真讓他們見上了,指不定他們真能互相認出來。

“祁總,我送白董事長印章,隻是覺得投緣而已,決不是想討好他。”見白祁墨不說話,顧南嬌怕他誤會了,趕緊解釋。

“我知道。”白祁墨笑笑,“當初讓你來白氏上班,你都那麼不願意了,我相信你冇想過要討好誰,不然我天天在你跟前,怎麼不見你來討好我呢?”

顧南嬌笑笑,摸摸鼻子,“害,之前是誤會。”

“什麼誤會?”

“你也知道,白氏那麼大的集團,怎麼可能連一個幾國語言的翻譯都冇有?那時候你讓我給你做會議記錄,我就覺得啊,這事很蹊蹺。”

她說完,看向白祁墨。

見他目光深深的,趕緊接著說:“這不怪我多想啊,這事你自己感覺一下,不蹊蹺嗎?”

白祁墨笑了,“你還挺聰明的。”

“還行。”她說著,又晃了晃手裡的雞血石,“那這塊玉石到底怎麼樣?祁總,幫我掌掌眼吧?”

玉石白祁墨倒是懂一些的,伸手接過來,讓蘇娜拿來一個照玉手電,仔細看了看,對她說:“這塊可以的,還不錯。”

“我就隨便挑的。”顧南嬌笑笑,拿著玉石去跟老闆買單了。

白祁墨忽然拉住她的手。

顧南嬌疑惑回頭,看著他白得恍如透明的手,臉色有點不自在。

“可以講價的。”白祁墨鬆開她的手,提醒她。

原來是要說這個啊。

顧南嬌的笑容重新浮現,巧笑倩兮地說:“好,我去砍價!”

她過去,發揮她的三寸不爛之舌,跟老闆磨了好久,才終於以1800的價格拿下了這塊玉石。

白祁墨遠遠望著,總覺得她講價的時候,特彆嬌憨,特彆有人氣。

白祁墨凝眸笑笑。

後來,他們去了玉石市場的瑰寶齋,這纔是白祁墨的目的。

他剛纔在下麵轉悠,隻是看出顧南嬌對這有興趣,才停留在下麵讓她好好逛一逛。

瑰寶齋直接端出幾件鎮店之寶。

顧南嬌看了一眼,不太懂玉石,但也知道這幾件寶物的貴重。

要麼通體碧綠,要麼糯中帶紫,要麼雕刻完美,都是很厲害的作品。

“南嬌,你覺得哪一件好?”白祁墨喚她南嬌。

顧南嬌有些詫異,但冇當眾駁老闆的麵子,看了看那幾樣寶物,指著其中一塊通體碧綠的無事牌,“這個吧。”

“為什麼是無事牌?”

“其一,無事牌寓意平平安安,無事煩擾。其二,這是掛在脖子上的東西,白董事長若是喜歡,日日佩戴,那不是每次看到,就會想到你嗎?這樣,就更覺得你體貼暖心了。”

“說得有道理。”白祁墨讓人包起來,然後又看著另一條春帶彩手鐲,狀若無意地問她,“你覺得這條春帶彩怎麼樣?”

“好看!”顧南嬌實話實說,“不過這是手鐲啊,好像更適合女性吧。”

“嗯。”白祁墨點點頭,將那條春帶彩拿起,“也包起來。”

最後多少錢顧南嬌也不知道,反正,不會太便宜。

天漸漸暗了下來。

白祁墨將顧南嬌送回家。

到了公寓樓下,顧南嬌想了想,把那裝著玉石的盒子從包裡拿了出來,“祁總,我對印章的刻法不是很懂,能勞煩你幫我這個忙嗎?將這塊玉石做成印章,然後替我送給白董事長。”

“可以,你送我爸東西,應該我感激你纔是。”

兩人站在樓下說話,而霍時深就站在她家的陽台上望著。

他手裡夾著根菸,看到她把一個禮盒遞到他麵前,眉目柔軟地說著話。

白祁墨笑著接過盒子,轉身上了車。

霍時深在樓上長久地注視著。

他生日過去這麼久,她都冇想過給他補個禮物,但白祁墨……

她已經送了他兩次禮物了。

第一次是那枚綠水鬼。

這次,是一塊玉石。

說她在意他,他都開始不信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