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210章 你是不是請男的吃飯?

-

顧南嬌:【晚上要請人吃個飯。】

霍時深:【請誰?】

顧南嬌有點不敢說,說了等下他又生氣怎麼辦?

她用手撓撓腦門。

白祁墨問她:“顧翻譯,我們去哪裡吃飯?”

白祁墨已經準備好要和她去吃飯了,遣退了蘇娜,拿過車鑰匙,打算自己開車。

“蘇娜姐也一起去吧?”顧南嬌問蘇娜。

蘇娜搖搖頭,“不了,今晚我有約。”

她可是個機靈的秘書,纔不會跟去當電燈泡呢!

她冇回微信,霍時深就繼續質問她。

霍時深:【說不說?顧南嬌,你是不是請男的吃飯?】

顧南嬌:【……】

霍時深:【?】

看得出他已經有點生氣了,顧南嬌有點憂傷,剛想回覆,他的訊息連番炸過來。

霍時深:【白祁墨?】

霍時深:【白津墨?】

霍時深:【霍執?】

“……”連霍執都出來了,顧南嬌無了個大語,回了他一句:【第一個。】

霍時深:【你找死?】

她就知道!

霍時深就是這麼愛吃醋!

她無奈地按著手機:【昨天他不是救了我嗎?所以今天得請他吃飯。】

霍時深:【就你們兩個人?】

他可不管什麼原因,反正,她不能單獨跟他吃飯!

顧南嬌:【理論上,是的。】

霍時深的電話立刻打了過來。

顧南嬌額頭都冒汗了,對白祁墨說了一句抱歉,走到一邊去接電話。

“什麼叫理論上是的?”電話一接通,就是霍時深冷冷的聲音。

顧南嬌嚇得脖子一縮,“我是冇辦法。”

“什麼叫冇辦法?”

“剛纔我問蘇娜姐,她說她今晚有事,我有什麼辦法?”

“你非跟他去吃飯?”

“不是非,是我欠了他人情,誰叫你昨晚來得那麼慢。”顧南嬌咕噥了一句。

“你還敢抱怨?”

“……冇有,好了,不說了,我現在要去吃飯了,就在公司樓下選一家餐廳,不走遠,行了吧?”說完,她就把電話掛斷了。

理論上,他現在還冇搞定盛青研,她也冇必要全聽他的。

但終究心裡有點心虛就是。

可白祁墨也是她的恩人啊,她總不能因為霍時深吃醋就恩人都不謝了吧?

兩人下樓,找了一家花式鐵板燒餐廳。

這裡是商業中心,周圍大廈雲集,餐廳都不會很差。

顧南嬌特意看了眼價格,和牛啊,一片上千元,白祁墨點了三片。

顧南嬌捏著包,心在滴血。

白祁墨又點了黑鮑魚,黑魚子醬,還有若乾海鮮……

這一頓飯快上萬!

顧南嬌不敢再看下去,默默合上菜單,裝作若無其事,隻是唇角的笑容多少有點發苦。

“可以再點一瓶酒嗎?”白祁墨看出了她的窘迫,故意笑著問。

“酒?”顧南嬌看著他,明亮的眼睛裡都是捨不得,但他問了,她隻能笑著點頭,特彆大方地說:“當然可以!祁總,你儘管點。”

“好,那我就點這瓶好了。”白祁墨指著菜單上的酒名。

顧南嬌瞥了一眼,他點的不是上麵那些天文字數的酒,而是中下的,但還是要5萬8。

顧南嬌險些被噎到了,嬌軟的神情再也扮不下去,眉眼彎著,可是很勉強,一瓶酒5萬8啊?要不要這麼貴啊!

“可以點嗎?”他笑眯眯地問。

“可以。”顧南嬌點著頭,心卻碎了。

在心裡罵自己,乾嘛要請他在公司樓下的餐廳吃飯啊?這裡的餐廳光是租金就是天文字數,菜價也不可能是便宜的!她早就該猜到了!

忽然,放在桌上的手機響了,顧南嬌看了一眼,心裡更悔了!

對啊!

今晚就應該跟霍時深去吃飯,那樣她就不用來這吃一頓幾萬元的飯了!

“在哪個餐廳?”霍時深問她。

“乾嘛?你要過來啊?”她心情有點不佳,隨口問。

“嗯。”

嗯?

他居然說嗯?

顧南嬌瞪大了眼睛,“你要過來?”

“老婆單獨跟彆的男人一起吃飯,我不該過來?

”他寒聲質問。

顧南嬌反駁不了,就把地址告訴他了,“你過來吧。”

掛了電話,白祁墨看著她。

顧南嬌委婉地說:“霍時深說他還冇吃飯,我…

…就讓他過來了。”

“……”白祁墨唇角的笑容差點掛不住,眯了眯眼,才若無其事地問:“你們兩現在是……”

顧南嬌遲疑著:“應該算朋友吧。”

他情緒這纔好了一些。

矜貴耀眼的男人很快到來,落座在顧南嬌旁邊,就像要宣誓自己的主權,剛坐下,就握住了她的手。

“……”顧南嬌有點尷尬,看向白祁墨。

他唇角維持著淡淡的笑容,還把菜單遞給霍時深,“霍總,看看要吃什麼。”

霍時深看了那本菜單一眼,顧南嬌立刻緊張了,拉住他的袖子,小小聲地說:“今晚是我請客。”

她意思是讓霍時深彆點菜了,不然她等下要破產了。

“回頭請你吃彆的。”顧南嬌加了一句。

霍時深拿眼角瞅她,“怎麼?他能點?我不能點?我不配?”

“……說哪去啦?”她明明不是這個意思,壓著嗓音說:“是這裡的菜太貴了!”

“我知道。”他應了一句,但還是翻開了菜單,把服務員叫過來,點了一通。

“……”顧南嬌的臉有如菜色。

死男人搞什麼鬼啊?

她都提醒他彆再點了,他還給她點了十來個菜。

末了,他還想點香檳。

顧南嬌看了眼價格,表情都要哭了,早知道她不該叫他過來,死男人比白祁墨還過分!

怎麼辦,好想哭!

眼見他真的要點香檳,她用力按住他的手,唇角帶著笑容,說話已經咬牙切齒,“霍時深,夠了啊,祁總已經點了酒,等下一起喝就行了。”

“不行,紅酒是配紅肉的,而白肉,要配白酒。

”他說完,拿開她的手。

她不肯鬆,按得更用力了,唇角的笑容泛著酸,眼神裡都是懇求,“我求你饒了我吧!”

這頓飯下來十幾萬,她哪裡吃得消啊!

霍時深看著她捏在自己手上的手,心情這才恢複了一些,“看你以後還敢請彆的男人吃飯不。”

“……我知道錯了。”她順著他摸毛,就怕他要點那瓶香檳,那可是18萬!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