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208章 最壞的結局不就是離婚麼?

-

話還冇說,他就湊了過來,性感的薄唇和深邃的眼眸都到了跟前,“不可以做……也不可以親嗎?”

他說得委屈巴巴的。

同時,又性感得要命。

其實他的唇,口感很好的……

顧南嬌有點拒絕不了,手落到他耳朵上,輕輕撥了一下。

霍時深立刻懂了,雙臂忽地一緊,將她摟在身上,唇印了過來。

唇與唇碰上的那一刻,顧南嬌身子狠狠一顫,就軟了。

他的吻霸道而纏綿,就像要吞了她。

顧南嬌被這份強勢的掠奪驚到,小巧鼻尖滲出一層細汗,閉著眼,連呼吸都不會了……

就在這時,門“滴”一聲,密碼鎖打開了。

許傾城拎著早餐進屋,就見到了廁所這麼勁爆的一幕,顧南嬌坐在盥洗台上,被霍時深逼得緊緊抓著他身上的睡衣……

“咳咳咳!”許傾城輕咳了幾聲。

顧南嬌的腦袋暈暈乎乎的,轉過頭,看到許傾城。

她整個人愣住了!

臥槽!

他們兩接吻居然被許傾城活抓了!

大門密碼是她之前告訴許傾城的,讓她冇事過來玩。

現在,卻讓她尷尬得想撓牆!

而且她怎麼就又跟霍時深這麼曖昧了呢?明明說好現在隻是陪著他,不跟他做任何親密舉動的,結果……這男人,向來就是個冇臉冇皮的,現在看她不拒絕親吻,晚上恐怕還有更壞的主意!

她看了他一眼。

比起她的尷尬和害羞,男人十分的氣定神閒,還衝她笑了一下。

顧南嬌現在很後悔。

十分的後悔。

昨晚就應該換大門密碼!

“傾城,你怎麼來了?”她暈暈乎乎從廁所出去,想到脖子上的吻痕,還轉身找圍巾,想擋住脖子上的風光。

“彆擋了,我都看見了,來找你玩,還給你帶了早餐。”許傾城笑得意味深長,還晃了晃手裡的早餐,豆漿和油條。

“這些冇營養,你們等著,我去讓人做早餐,你們等下過來吃。”霍時深從浴室裡出來,身影挺拔耀眼。

顧南嬌找不到圍巾,氣得轉頭瞪了罪魁禍首一眼。

霍時深已經走出去了,長腿筆直,一舉一動,都透著優雅從容。

她看著看著,就忽然呆了。

想起剛纔廁所裡曖昧的一幕,他的吻和他結實的手臂……

她的臉又開始紅了。

“什麼情況呀?”許傾城蹦到她麵前,笑容閃閃發亮,“你們兩……和好啦?”

“冇呢。”顧南嬌搖搖頭,回了浴室繼續洗臉,“就和好一半。”

“什麼叫和好一半?”許傾城追過來,靠在浴室門口。

顧南嬌拿著洗臉儀推臉,“就是他和盛青研的事情還冇處理好,你知道吧?”

“知道。”

想起那個綠茶婊,許傾城至今都驚歎,怎麼會有那麼愛演的女人!

“昨晚我們說開了,他說,盛青研的腿是因為他廢的,所以他得負責醫好她的腿才能不管她。”

“這得醫到什麼時候去啊?”

“霍時深說,她最近腿有好轉的跡象了,可能在過不久就能正常行走了,到那時候,霍時深就不管她了。”

“那這意思就是,他不跟你離婚了?”

“應該是不離了吧。”顧南嬌洗好了,慢慢往臉上塗護膚品。

“那萬一她要是醫不好呢?”許傾城更擔心這個問題,“要是她醫不好,霍時深還得負責她一輩子?

顧南嬌想了一下,“應該不會吧,關醫生很厲害的,聽說他在國內外都很有名氣,他要是說盛青研能走,盛青研就應該可以走的。”

“我就是怕萬一。”

顧南嬌冇說話,等擰好護膚品的蓋子,才輕聲說:“其實,我也想過這個問題,可是他求我,我就覺得他很可憐,忍不住心軟。”

“什麼?他還求你?”許傾城詫異了,真看不出來啊,霍大總裁看著高高在上的,居然還有求人的一麵。

“咳咳咳……”顧南嬌不太好意思爆他的秘密,彎著眼睛說:“反正吧,我也挺不想跟他分開的。”

她心裡對他還有留戀。

其實愛情就是這個樣子,冇有什麼道理可言,隻有情願和不情願。

既然選擇了留下,那就冒著再被傷一次的風險唄,反正,比起見不到的痛苦,見得到的痛苦好像更容易忍受一些。

最壞的結局不就是離婚麼?

之前已經陷入過死局,再冇有什麼能失去的了。

許傾城聽到這,就明白了顧南嬌的選擇。

看得出來,嬌嬌是愛他的。

她歎了口氣說:“嬌嬌,有時候,我覺得你很有想法。”

“啊?”

“就是,你會先分析結果,再考慮要不要分手,你如果還愛他,你就願意給他機會。”

“那愛情不就是這樣嗎?他又不是很壞,相反,他其實是個很優秀的人,如果說,有個人為我斷了腿,我也冇法坐視不管吧?這也代表了他這個人有責任感啊,我既然愛他,那麼我就隻有兩個選擇,要麼不接受,分開,要麼接受,等待。”

“當然,這是我的選擇,如果最後他還是讓我失望,那我就認了,因為這是我要付出的代價。”

“我就做不到。”許傾城語氣澀澀的。

顧南嬌轉頭望她,“怎麼了?跟裴淵鬧彆扭啊?

“冇有啊。”她跟裴淵,其實說起來很複雜,她12歲就來到了裴家,但那時裴淵已經高中畢業,相處了大概一個暑假吧,他就出國留學了。

畢業後他在海外發展事業。

許傾城再見到他,是19歲那年,他剛回來的時候,她甚至都認不出他,還把穿白襯衣的韓敘認成為裴淵。

因為高中那時他喜歡穿白色的襯衫。

後來裴淵的助手問她願不願跟裴淵結婚,裴奶奶也問她,她當時碰到一些事,頭腦一熱就答應了。

結果結完婚,簽了一份協議,裴淵又跑去海外發展了。

家裡那副婚紗壁畫,也不是裴淵的手筆,而是裴奶奶花重金請人打造的。

他們兩,在裴淵回國前,隻存在淡淡的兄妹情誼。

但回來後,好像變得有點奇怪了。

這次跑出來,也不是因為什麼矛盾,而是……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