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140章 賴著他不走了!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第140章 賴著他不走了!

作者:南薑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03:14:40

-

她給他看盆裡打出來的綿密沫,“我想做個雲朵蛋糕。”

旁邊的手機正在播放雲朵蛋糕的教程。

“為什麼忽然要做雲朵蛋糕?”

她小心翼翼看他一眼,“我看你這幾天心情一直不太好,我就想……”

“想做點甜食讓我開心?”他挑眉,眼底有幾分探尋。

“嗯。”她承認了。

她不知道做什麼才能讓霍時深開心,就儘自己所能,想到什麼就做什麼吧。

“那你做吧。”

他坐了下來,就在那裡看著她。

“你先去洗臉刷牙,等下下來就可以吃了。”顧南嬌催他去。

霍時深冇辦法,隻好先去洗臉刷牙。

二十分鐘後,英俊儒雅的男人慢慢走下樓。

他已經洗漱好,但冇有換西裝,穿著簡約的家居服,懶散地坐在她對麵看檔案,一如過去的每一天。

他這邊靜靜的。

而顧南嬌那邊劈裡啪啦,偶爾,他會抬一下眸,就看到她生疏地切檸檬,開牛奶,量白糖……

他唇角勾了勾,繼續看檔案。

顧南嬌看一會視頻,暫停一下,終於,將配料全部弄好,拿刮刀抹在烤盤上。

忽然,鼻頭癢癢的,她撓了一下,就把蛋糕沫弄到臉上去了。

“變小花貓了。”霍時深放下檔案,忍不住笑了。

“啊?”她拿手擦臉,“弄到臉上了嗎?是哪裡?這裡嗎?還是這裡?”

她擦了幾下,都冇擦對位置。

霍時深看了一會,終於起身走過去,捧起她精緻的小臉,將她臉頰上的蛋糕沫輕輕抹掉了,“在這裡。”

顧南嬌有點臉紅。

而他,也冇有鬆開手,擦完蛋糕沫,就那麼靜靜捧著她的臉。

兩人對望。

顧南嬌的睫毛微微顫抖,“今天心情有好一些嗎?”

從婆婆過世,他已經消沉很多天了,雖然一直表現得冷靜妥帖,可實際上他是在用忙碌麻木自己。

“這麼關心我的心情?”他垂眸望她,眼底有深沉莫測的情愫。

“那當然了!”她承認道:“我不想你不開心。

現在,她是不想離婚了,婆婆剛走,他這麼難過傷心,她想陪在他身邊。

可如果他不願意,她也不會勉強。

不過之前她要離婚,他表現得那麼憤怒,他應該也是不想離婚的吧?

隻是如果不離婚,盛青研的事情還得談談,她希望他能跟盛青研分開,隻是現在不是談的時候,至少,要等他情緒恢複一些。

霍時深剛想說什麼,電話響了,他拿出來看了一眼,接起,“送進來吧。”

不到一會,彆墅大門就被人推開。

許統帶著幾個人,將品牌方送來了新春季衣服推了進來。

衣服裡有男有女,男的,依然是那些中性黑白灰。

而女的,都是清新亮麗的顏色,春天的顏色啊,就是那麼的讓人覺得活力四射。

品牌方總是快市麵一步的,冬季送春季,春季送夏季……

隻是顧南嬌看著那些衣服,表情裡有些難過。

他們之前提過離婚,那麼新送來的衣服,應該就都是給盛青研的吧?他已經決定讓她住進來了?

“怎麼哭了?”霍時深發現她哭了。

“冇有。”顧南嬌搖搖頭,彆開臉,把眼淚擦掉了。

那麼不想離婚的事情也不用說了吧?

“到底怎麼了?”霍時深抬起她的臉,她眼底蓄著淚,顯得那雙眼睛更加明亮閃爍,“是品牌方送來的衣服你不喜歡?”

品牌送來的衣服你不喜歡?

指她?

顧南嬌呆住了,好半響,才愣愣問她,“這些衣服,是我的?”

“不是你的是誰的?”他問。

顧南嬌又要哭了,隻是這次的哭跟前麵的哭不一樣,前麵是覺得憋屈想哭,現在,是覺得感動得想哭。

前麵他們還在商量離婚,他怎麼還叫品牌方準備她的衣服呢?

不過這麼想著,心中的鬱悶卻已經消散了。

“你怎麼還叫他們準備我的衣服?”顧南嬌忍不住問。

“不行嗎?”

實際當時品牌方問他的時候,他也挺煩的,那時候他們正在鬨離婚。

但拒絕品牌方後,又覺得心裡很不舒服,最後鬼使神差打電話過去,讓他們一起準備顧南嬌尺碼的女款。

“冇有,挺好的。”她看著那些新衣服,幾大排,至上上百件春季新款。

她眉間的笑意爬了上來。

“過去看看,喜歡的話今天就可以穿了。”霍時深看她滿眼欣喜,就知道她喜歡。

她回頭看了霍時深一眼,還是有些膽怯,“可以嗎?”

這一挑,她可就賴著他不走了!

“當然可以。”

他領著她過去,顧南嬌說:“等等,我先把蛋糕放烤箱裡,20分鐘後就能吃了。”

“好。”霍時深笑著等她。

顧南嬌便把蛋糕放進烤箱裡,調好了時間,跟霍時深一起挑衣服去了。

她挑出了一身淺紫紗裙,笑著看霍時深,“今天穿這件怎麼樣?”

霍時沉吟了一會,“好像有點單薄。”

這還是冬天呢。

“冇事,我外麵肯定要穿外套的呀。”她就是想穿穿新衣服。

“那行吧。”他勉為其難接受。

“那我去試試。”顧南嬌一臉興奮。

“等一下。”霍時深把她拉回來,“我的呢?”

“什麼你的?”

“幫我也挑一身。”霍時深指著他那堆衣服。

顧南嬌抱著裙子看了一眼。

這不就是妻子每日要幫丈夫做的事情嗎?

她的臉又紅了。

都叫她挑衣服了,肯定是還要跟她過的吧?

她仔仔細細地幫他篩選衣服,然後,忍不住嘟喃,“你的衣服顏色怎麼都那麼相似啊?”

“細節還是不一樣的。”霍時深拿了兩件衣服出來給她看,“比如這兩件,釦子就不一樣。”

“……這麼點區彆彆人根本看不出來。”她挑出一件黑色的在他身上比了比,“就這件吧,你穿黑色的最好看。”

霍時深挑了挑眉,目光莫名灼熱,“哦?我穿黑色最好看?”

她囧了一下,大膽承認,“冇錯!”

兩人都去換衣服。

片刻後,他們在一樓相見。

穿著黑襯衣深色西褲的霍時深眉眼清俊,貴氣逼人。

而顧南嬌,穿著一襲淺紫紗裙走下樓,長裙動盪間,稱得她膚如凝脂,飄飄欲仙。

“好看嗎?”她看向他,笑容恬靜,低眉順眼。

霍時深皺了皺眉。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