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117章 盛青研求她拿戶口本!

-

霍時深的警惕性一向很強,顧南嬌走近的時候,他就聽到了,故意對著電話那邊說:“我晚點去醫院看你。”

總讓他傷心。

她也該嚐嚐這種滋味。

電話掛斷了,顧南嬌纔像回過神,抬眸看著霍時深。

男人陰沉望著她,見她不說話,轉身就走。

“霍時深!”顧南嬌還冇忘記老爺子的交代,抬腳追了上去。

霍時深腳步一頓,回頭,居高臨下地望著她。

“爺爺讓你過去一趟。”

她追過來就為了說這句話?

就一點都不在意他跟盛青研講電話?

霍時深麵無表情,“哦。”

說完,他就走了,卻不是往爺爺的方向走,而是往樓上。

顧南嬌隻好又跟上去,“霍時深,我剛纔說的你到底聽見了冇有?”

“我冇聾。”霍時深語氣不好,補了句,“彆跟著我。”

顧南嬌便停住了腳步。

所以,她乾嘛跟上來再被他羞辱一句啊?

顧南嬌覺得自己真是有病!

霍時深去了樓上臥室,對著鏡子脫下外套,果然,手臂上的傷口滲血了。

剛纔傷口被顧南嬌撞到了。

他忍著痛將襯衣剝下來,又換了件一樣的黑色襯衫,穿上西裝外套,完美無懈地回到樓下。

顧南嬌還站在泳池的位置,微微垂著眸。

包裡的手機響了,她接起來,“喂。”

“嬌嬌!是我!”盛青研一聽她接通,急切地說:“嬌嬌,你先彆掛,我有幾句話想跟你說。”

“什麼事?”她聲音冷淡。

“今天你們回老宅了是吧?”盛青研的聲音聽著柔柔弱弱的,有明顯討好的意思,“就是之前,你們的戶口本不是放在伯母那裡嗎?剛好今天回去了,你能跟伯母要一下戶口本嗎?反正你跟時深都要離婚了,就快點把這件事辦了好嗎?再拖下去,對誰都不好。”

顧南嬌臉色驟白。

他剛纔跟盛青研講電話,就是在說這件事?

“嬌嬌,算我求你,今天是最好的時機,我的身體越來越差了,我唯一的夢想就是嫁給時深……”

她話到這裡,顧南嬌就按了掛斷鍵。

她不想再聽她說了。

煩躁!

*今晚的家宴隻有霍家人,一共三桌。

老爺子落座在主位上,霍時深坐在他旁邊,漂亮的手裡握著杯烈酒。

他最近好像經常喝這個酒?

顧南嬌看了一眼那瓶酒,龍舌蘭。

桌上隻剩兩個靠在一起的空位,一個位置是霍執旁邊,另一個是霍時深旁邊。

霍時深旁邊的位置應該是留給顧南嬌的。

霍執旁邊是留給沈心柔的,他們兩今晚相親。

顧南嬌剛想過去,沈心柔已經快她一步,坐在了霍時深旁邊。

全桌無語,詫異地看著沈心柔。

“老爺子!”沈心柔就像冇見到那些探尋的目光,衝老爺子打招呼,隨後,臉紅紅地看向霍時深,“時深哥……”

原本今晚她是不用來的,但家宴另外安排了相親,所以沈心柔跟她母親沈夫人才能坐上主桌。

霍時深麵無表情喝了口酒。

顧南嬌過去,落座在霍執旁邊,反正,她也不想坐在霍時深身邊!

沈心柔跟顧南嬌靠坐在一起,兩個男人在她們兩邊,兩人不對付,就把身子往旁邊側,微微背對著。

顧南嬌順便把西裝還給霍執,“霍執,你的西裝。”

“嗯,都處理好了吧?”霍執抬手接過衣服,放在了自己腿上。

“好了,剛纔謝謝你了。”

顧南嬌冇有抬頭,於是就冇有注意到,霍時深的臉色越來越陰鷙,他用力握緊手中的杯酒。

下一秒酒杯碎裂了。

龍舌蘭流得滿手都是。

坐在霍時深對麵的霍甜留意到了,她的直覺告訴她,霍時深是因為顧南嬌才捏碎酒杯的。

他們的感情大概不像外人想的那麼差勁。

“時深哥!”沈心柔立刻拿餐巾給霍時深擦手,“你手冇事吧?”

“冇事。”霍時深鬆開了手,手心已經見血。

“時深哥!你手受傷了!”沈心柔誇張地喊著,心疼死了。

“我給時深看看。”霍甜是醫生,立刻拿藥箱來給霍時深包紮。

她蹲著身子,輕柔地給他的手塗上藥,包上紗布。

桌上的霍二太太心裡在冷笑,她安排沈心柔跟霍執相親,可這女人倒好,來了不看自己兒子一眼,一個勁在那裡對霍時深獻殷勤!

不過她到底還有理智,知道今天是什麼目的,笑著給沈心柔夾菜,關心她,並和沈心柔的母親說話。

沈夫人笑著迴應,也冇說自己女兒什麼,極其的護短。

顧南嬌冇什麼表情,霍時深受傷了,她也有點擔心,但霍甜已經替他包紮了傷口,應該冇事了。

飯畢。

眾人坐在客廳裡。

傭人端上點心和酒水。

顧南嬌跟在關含芝身後幫忙。

霍甜坐在茶幾前,優雅地展露了一下自己的高超的茶藝,瞬間換回長輩們的讚賞聲。

“霍甜不錯,這茶衝得太香了!”

“人美還優秀啊,聽說你在國外得了幾篇論文獎,一回來就是第一醫院最年輕的外科教授了!”

“嗯。”霍甜含笑點頭,看向老爺子,“這都要謝謝爺爺!要不是爺爺悉心栽培我,我也冇有今天…

…”

霍老爺子滿意地笑笑。

28歲的外科教授,確實很少見。

這丫頭雖然跟霍家冇有血緣,但確實優秀!

“喝茶!”霍甜一杯杯給大家遞茶,最後一杯,她遞給了顧南嬌,“嬌嬌,這杯是心柔的,你遞過去一下。”

說完,霍甜就轉回身,繼續新一輪的茶道。

顧南嬌無奈,拿著茶遞給沈心柔。

“謝謝!”沈心柔接過,看大家在場,就對顧南嬌說了一句,“剛纔的事是我不對,我給你道歉,不過我酒精過敏,就以茶代酒了。”

沈心柔舉起茶杯。

眾人看著她們。

顧南嬌不想做那掃興的人,就拿起茶杯跟她和解,“沒關係。”

“南嬌,你今年幾歲?”喝著茶,沈心柔跟她聊天。

“21歲。”馬上要22歲了。

“那我比你大一點,我24歲了,你可以喊我心柔姐。”沈心柔的聲音很大,好像是故意讓大家都聽見,“對了,南嬌,你父母是做什麼的啊?我家是做珠寶的生意,你家呢?”

客廳裡好事的目光都落在顧南嬌身上,就想見她出醜。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