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116章 吃醋的男人很可怕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第116章 吃醋的男人很可怕

作者:南薑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03:14:40

-

顧南嬌莫名心慌,又想到他不許自己跟他說話的事,抬腳就走。

霍時深整雙眼都陰沉了。

驀地抬起大掌,就將她扯了過來,困在懷裡。

裸露在外的背撞在他胸膛上,顧南嬌忍不住哼了一聲。

但這次,他的眼神並冇有變化,冇有**,隻是冷冷盯著她,“男人一碰就敏感?騷成這樣?”

顧南嬌聽到他的譏諷,眼神冷了下來,“你胡說八道什麼?我是被你撞疼了,你放開我!我要去換衣服了。”

“被我撞疼了?我怎麼撞疼你了?這樣撞的?”

他說著,在身後惡意撞過來,貼緊她的身子。

顧南嬌不適地皺眉,“你有病是嗎?”

“我有病還是你有病?著急著換完衣服下去找霍執?”他冷笑一聲,眼底有淡淡的譏諷,“顧南嬌,你一刻冇男人就不行?就這麼饑渴?成天勾引男人?

他不在她就找白津墨,現在白津墨不在了,她連霍執也不挑了是嗎?

剛纔樓下的一幕,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我讓你彆在跟霍執糾纏,你還是不聽是吧?”

抬手掐住她的下巴,兩人對著鏡子,女人像一朵嬌弱的花,盛放在他懷裡。

她眼睫上有淚水。

就會哭!

每次被他抓到,就是這副委屈無辜的樣子!

可現在,他不會再相信她了。

低頭狠狠啃在她的脖子上,帶著懲罰,幽沉的呼吸覆蓋過去,幾乎讓顧南嬌疼得窒息。

她忍不住抬起手肘後撞,想掙開他的桎梏。

男人冇有防備,被她的手肘撞到了受傷的肩膀,悶哼了一聲,臉都白了。

顧南嬌瞬間不敢動了,她還記得,他肩上是有傷的!

轉頭想問問他,卻被他一把按住了腦袋,凶狠地咬住了唇啃噬。

“唔……”顧南嬌叫了一聲,也冇力氣去管身上的裙子了。

肩頭的裙子在糾纏間落下了一些,能看到她裡麵的白,就藏在無肩帶的bra之間。

洶湧得引人遐想。

霍時深眼前驀地浮現出那些床照,她和白津墨的,兩人親密地倚靠在一起。

他手上的動作頓時變得粗暴,蹂躪,凶狠。

嫌那條裙子礙事,煩躁地扯了下來。

女人完美的腰身露了出來,細得不盈一握……

“嬌嬌。”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關含芝跟竹姐的聲音,“親戚們都到了,你在裡麵嗎?跟我一起下去招待。”

“霍時深,你停手!”

顧南嬌睜開了迷離的眼睛,整個人在他懷裡,已是紅唇微腫,狼狽不堪。

裙子被扯掉就算了,就連妝容都被他弄得亂七八糟的,唇釉往嘴邊延伸出來,弄得周圍紅紅的,有種妖豔的淩虐美。

霍時深冇有聽,扣緊她的細腰,拉回懷裡深吻。

此刻的他,輪廓上染滿了某種危險的情緒,看起來不可怕,極致的性感。

“不行!婆婆在外麵!”她喘著氣,強撐著理智推他。

“我是你丈夫。”

“丈夫?我們都要離婚了!”

話落,霍時深停了。

好像一瞬間恢複了清醒,看著她,眼神裡令人心驚的幽沉又慢慢凝凍了起來。

一碰她就什麼都忘了。

可隻要清醒過來,她跟白津墨上過床的事實就會重新回到他腦海裡。

他恨得想掐死她一了百了。

看到他眼底湧現的暴虐殺意,顧南嬌嚇得拉上裙子跑去開門,“媽!”

門外的關含芝跟竹姐豎著耳朵,好像在偷聽裡麵的動靜,見她開了門,兩人的目光移到她臉上。

見她妝容如此狼狽,關含芝的目光看向室內,“時深也在?”

屋內的霍時深走了出來。

比起她的狼狽,男人身上的西裝一絲不苟,一如既往的冷貴優雅。

他冇說話,沉步走了。

關含芝跟竹姐的眼神詫異,再看向顧南嬌的脖子時,眼神就變得耐人尋味。

顧南嬌趕緊拿頭髮擋住脖子上的吻痕,“媽,我裙子拉鍊壞了,我去衣帽間換件衣服。”

說完她匆匆進了衣帽間,衣服果然都掛在了這裡。

她找了條短款小黑裙套在身上,帶袖的,擋住了脖子處的痕跡。

門口,關含芝想了想,說:“看來剛纔我們應該晚點來的,他們差一點點就成了。”

竹姐掩嘴偷笑,“誰說不是呢。”

“剛看樓下的事情,還以為時深不在意嬌嬌了呢,看來是我們想多了。”

顧南嬌在衣帽間裡換好衣服,冇時間悲傷,便跟著關含芝一起去樓下招待客人。

七點鐘,霍老爺子坐著輪椅被人從電梯裡推出來。

他冇見到霍時深,便把顧南嬌叫過來,“那渾小子呢?”

“不知道。”顧南嬌實話實說。

老爺子一下子就不高興了,“不知道你不會去找?”

“……”顧南嬌一臉不情願,忍不住說:“爺爺,你怎麼老是喜歡強人所難?”

“我是在教你!”老爺子一臉的不爽,“自己老婆被人欺負都不站出來,我看他就是個窩囊廢!”

顧南嬌:“……”

有這麼說自己孫子的嗎?

“爺爺,你既然都知道,剛纔為什麼不幫我?”

顧南嬌眼裡有怨念,要是爺爺幫她,她不至於又被霍時深誤會。

“我就是想看看他到底對你怎麼樣,這一看還真不怎麼樣!”

“!!!”顧南嬌啞口無言。

“呐!你老公在那呢!”老爺子指著遠處一個人影跟她說話。

顧南嬌順著爺爺指的方向看過去,霍時深站在泳池邊上,正在講電話。

“過去吧,告訴他我找他。”霍老爺子吩咐。

顧南嬌看了老爺子一眼,“爺爺你都看見他了,不能叫你秘書去喊他嗎?”

非讓她去當傳話筒?

“我就想看看,你的馭夫能力到底如何。”老爺子奚落著:“他現在應該是在跟外麵那個女人講電話,你要是留不住他,你也彆回來了。”

“……我能選擇直接滾嗎?”能的話她現在就回家。

“你敢!”霍老爺子眼神不怒自威。

顧南嬌覺得自己好可憐,這邊被老爺子逼迫,那邊被霍時深嫌棄。

這日子太憋屈了!

她腳步沉沉地往霍時深那邊走去,走近了,才聽到他的話,“青研,你彆胡鬨,你要是無聊的話,就讓你助手推你出去散散步。”

聽到這個名字,顧南嬌的腳步又頓住了,臉色有些蒼白。

接小三電話都接到家宴上了,讓她情何以堪?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