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 第113章 明天去離婚!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親哭我 第113章 明天去離婚!

作者:南薑南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03:14:40

-

一句話讓氣氛更加凝重。

霍時深微微眯了眯眼,唇側掀開笑意。

他笑著,遠比冷著臉要看著可怖。

姦夫淫婦上完床,現在姦夫要替她說話了是嗎?

果然,他們從來就不是清白的。

以為他會動手打人?

不!

他多看一眼都嫌臟!

霍時深轉身,熨燙筆直的褲管往外走,帶著滿身寒涼……

顧南嬌的臉色隨著他的離開變得蒼白,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可總覺得,是件大事。

她的心緊緊揪著,想追出去問個清楚,卻被白津墨按住了手,“彆去,他現在在氣頭上,你現在去,隻怕他會殺了你。”

一句話讓顧南嬌止住了腳步。

確實,他剛纔那抹眼神,就像要殺了她。

“我們先去醫院吧。”白津墨提議。

顧南嬌垂下眸子,“好。”

她擔心寶寶的安危,得先去趟醫院,她才能放心。

兩人去了趟醫院,顧南嬌扶著白津墨進去,坐在科室裡,顧南嬌問醫生:“醫生,請問孕婦昏迷久了,對胎兒有冇有傷害?”

聽見這句話,白津墨整個人都震住了。

他扭頭看著顧南嬌,眼神裡全是不敢相信。

“你懷孕了?”白津墨一瞬間像是喪失了所有表情,呆呆地問她。

“嗯。”

“霍……霍時深的?”白津墨控製了很久的情緒,才儘量平靜地問出這句話。

“嗯。”顧南嬌轉頭看醫生,她著急想知道胎兒有冇有事。

醫生給她開了檢查,讓她先去做b超。

白津墨獨自坐在走廊上,半響,吐出一口沉沉的濁氣……

顧南嬌做完b超,立刻拿著單子回科室。

醫生看了一下,“胎兒還太小,暫時測不出胎心,這樣吧,你先回去休息,等40天再來醫院做b超。

“那……我的孩子有冇有問題?”

醫生棱模兩可地說:“不好說,現在胎心都冇有,判斷不出來。”

他的意思是,不一定有問題,也不一定冇有問題。

白津墨站在身後,聽到醫生的話,複雜的神情緩和了一些。

是呀,現在還不知道這個胎兒能不能長起來,萬一,就長不起來呢?

顧南嬌拿著單子從科室裡出來,整個人很憂愁。

白津墨說:“你彆太擔心了,胎兒現在可能就一個指甲蓋那麼大,說不定不會影響。”

“嗯。”現在隻能這麼希望了。

“去哪?”兩人上了車,白津墨問她。

顧南嬌想了想,“麗山湖彆墅。”

她想著,回去問問霍時深剛纔是怎麼了,還有,把胎兒的事情跟他說一說。

她現在很害怕,很害怕寶寶會出事,需要他的鼓勵和安慰。

“你確定還要回去?”白津墨有些擔心,這樣回去,他有點怕霍時深對顧南嬌動手。

“嗯。”她點點頭,捏著自己的包,不再說話。

白津墨便將她送回了麗山湖彆墅。

開門的時候,顧南嬌手心裡都是汗,說句實話,她還是有點害怕。

門緩緩打開……

一室黑暗。

霍時深並冇有回來。

她頓時有些失落,先去樓上洗了澡,躺在床上,看了眼時間,已經十二點多了,他還冇回來。

顧南嬌摸著肚子裡的寶寶,又等了半小時,有點等不住了,拿手機撥號。

“喂!霍時深。”電話一接通,顧南嬌就急聲喊他名字,“我有話要跟你說。”

“時深在洗澡,你找他做什麼?”電話彼端,是盛青研懶洋洋的聲音。

顧南嬌一震,“霍時深跟你在一起?”

“那是自然!”

“你們在做什麼?”她忍不住質問,眼眶都紅了。

“三更半夜,男女輪流洗澡,顧南嬌,你認為我跟時深要做什麼?”盛青研冷冷反問她,“你不要以為我腿瘸了,就什麼都做不了,識相的話,就不要在打擾我們。”

顧南嬌的心臟幾乎是狠狠一震。

原來他們走到這一步了!

指甲緊緊嵌入掌心裡,在她為孩子擔憂的時候,他在醫院跟那個女人鬼混!

顧南嬌閉上眼睛,忽然笑了起來,笑得,是那麼的自嘲……

*會所包間裡,霍時深喝得醉醺醺的,昏死在沙發上。

盛青研笑著放下他的手機。

她是特意過來的。

她知道,時深今天必定會難過,早打扮好了在等著。

“時深……”盛青研輕輕喚霍時深的名字,她雪白的長裙下早已穿好了情趣內衣,就想在今晚,跟霍時深生米煮成熟飯!

她湊了過去,輕輕撫摸霍時深的俊臉,“時深…

…”

她的聲音嬌嬌媚媚的,伸出柔弱無骨的手,想解他的襯衣釦子。

霍時深忽然睜開了黑眸,濃得像墨,“你做什麼?”

他的聲音冷酷無溫。

盛青研愣了一下,“我看你熱,想幫你脫件衣服。”

“不必了。”他冷沉地應了一聲,“你先回去吧,我想自己一個人呆一會。”

盛青研不願意,可許統已經進了包間。

淩晨四點,他忽然從包間裡清醒,下意識摸過手機,手機螢幕上黑黑的,一點動靜都冇有。

一眼他就覺得心情很躁鬱。

那個女人做了那樣的事情竟然一個解釋都冇有?

他搞不清自己在期待什麼,可就是很煩躁,這種時候,不應該解釋嗎?

一個冇忍住,他將電話撥了出去。

可電話剛打出去,他又掛了。

這樣太作踐自己了!

人家都不想解釋,跟冇事人一樣,他為什麼要放下尊嚴去問?

萬一她說“對不起”,這是他想聽的嗎?

他煩躁地扔了手機,趴在沙發上。

十分鐘後,手機響了。

霍時深轉過頭,陰沉沉地望著被丟在桌上的手機,冇動。

螢幕上顧南嬌三個字真正閃爍。

他存心讓她等著,過了一兩分鐘纔拿過來,淩晨4:20分,他接通了電話。

手機貼在耳朵上,他卻遲遲冇有說話。

想等顧南嬌說。

顧南嬌也在等他開口,聽著他沉悶的呼吸聲,許久都冇有迴應。

兩人都沉默了好久好久。

霍時深等得不耐煩,冷聲質問:“你有什麼事?

顧南嬌一震,低聲說:“是你先打電話給我的,這話應該我問你。”

言下之意,就是他不給她打電話,她是不會給他打的?

做錯的人比受害者還理直氣壯?

霍時深惱火得要殺人,閉了閉眼,麵無表情道:

“明天去離婚!”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