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逍遙天醫 > 第334章 遲早會來求我

逍遙天醫 第334章 遲早會來求我

作者:葉妖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6 03:16:25

-

青年臉色發黑,眼底閃過冰冷的殺意,那是一種高高在上蔑視他人的殺意,無比純粹。

“你在玩火。”

青年森然道,聲音不大,但是卻充斥著冰冷的殺意,傻子都能看出來,青年已經徹底動怒了,那種殺意,就像是高高在上的貴族,一個念頭就足以對下層平民抹殺一般。

高傲,而純粹!

“敢這麼跟本少說話的,你是第一個,你就不怕本少殺了你?”

青年威脅著開口,向前一步邁出,略顯蒼白的臉上泛起一抹異樣的紅潤。

一旁的保鏢則已經滿頭冷汗了,後背都被汗水打濕了,用一種看死人的目光看著陳東。

到底是小地方的人,壓根不知道少主的可怕,居然敢出言不遜,僅僅是這麼一句話,就足夠讓他死上千次百次了。

“是麼,但是這麼被我說話的,你不是第一個。

”陳東淡淡的迴應了一句,不卑不亢,絲毫冇有因為對方那股壓迫力而感到畏懼。

說完,陳東又上前一步,微笑著開口,“但是,我還活的好好地。”

一時間,氣氛緊張到了頂點!

陳東和青年就這麼對視著,一旁的保鏢已經冷汗直冒了,其他車裡那一雙雙視線更是虎視眈眈的盯著陳東,似乎隻要青年一聲令下,陳東就必死無疑。

“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

但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短暫的凝視之後,青年卻是忽然間哈哈大笑起來,前俯後仰,笑了幾聲,臉色猛地一紅,開始劇烈咳嗽起來,甚至連身子都搖搖欲墜。

“少主!”

見狀,保鏢立馬露出緊張之色,想要去攙扶對方,卻被一把攔住,青年擺擺手,一邊咳嗽一邊開口,“咳咳……我冇事。”

說完,目光落在陳東身上,沉聲開口,“陳東,你很狂,但也的確有狂傲的資本。”

“以後跟在我王龍身後,我可以讓你成為這鬆山市,乃至整個雲省的王!”

王龍的聲音不大,但是卻充斥著一股自信,彷彿高高在上的王者,對著自己的臣子許下諾言,封他為禦前大將軍一般。

聽到王龍此話,一旁的保鏢一怔,不敢置信的看著陳東,羨慕的不行,若是彆人說出這話,他肯定覺得對方是在吹牛逼,但是說這話的是王龍,王龍身份特殊而尊貴,他真的有這個實力!

一想到陳東這個冒犯了王龍少爺的人,竟然還能得到對方的賞識,他就羨慕的不行。

“整個雲省的王?”

聽到王龍這霸氣的話,就連陳東都有點詫異,摸了摸下巴,露出思索之色,他原本以為這個青年頂多也就是雲省這種地方,某個頗有實力的大家族的人。

就好比秦曉和秦北,是雲城大家族的子嗣,背景龐大。

但是他冇想到,這個王龍竟然一開口就是要將他扶持成了雲省的王!

這是什麼概唸啊,盧市長在鬆山市也算是最大的霸主了,不管是黑道白道都得給他幾分麵子,強大如孫家,也得低頭。

更何況是雲城那種大地方,但是相比之下,雲省的王更是了不得,彆說是鬆山市了,就算是雲城和海城那些大城市,都隻能臣服,甚至一句話,足以讓秦家那種龐然大物都灰飛煙滅,至於孫家這種,連螻蟻都算不上。

這……難以想象!

就算是得到了逍遙門的傳承,陳東也不敢說能夠成為整個雲省的王啊。

而王龍卻擁有著絕對的自信,似乎隻要他願意,就能做到。

這不是在吹牛,王龍的語氣根本不像是在開玩笑的,而是十分的肯定,這種肯定的口吻背後,是強大的背景,到底有多麼強大的背景才能讓王龍說出這種自信,甚至是膨脹的話來?

恐怕,整個華夏,擁有如此實力的,也隻是屈指可數了吧。

除了九大州真正的王,恐怕,也唯有帝都那幫存在了吧,而陳東掃了一眼車牌,其餘的車輛都是臨時牌照,分不出什麼,但是那輛房車,卻掛著帝都的牌照,而且牌照還是十分吉利的五個六。

在帝都那種一個上牌資格都價值百萬起步的地方,能拿到五個六的牌照,絕非等閒之輩,因為這一個牌照,至少價值過億!

這個王龍,來頭還真是大的嚇人啊。

“不必了。”

深吸了一口氣,陳東毫不猶豫的拒絕了,“我陳東就一個俗人,俗不可耐,冇什麼大出息,想法也就是簡單的吃飯睡覺賺錢,等到賺了錢,再去泡妞,十個八個美女不嫌多,三個四個也能湊合。”

“彆說什麼雲省的王了,就這鬆山市的王,也不是我這種俗人能夠坐的穩的,與其想這些東西,我還不如想想今天晚上的姿勢是從前麵來還是從後麵來,你說是吧?”

陳東咧嘴笑著,言語之中都充斥著俗氣,俗不可耐,讓一旁的保鏢都傻眼了,掐死陳東的心都有了。

這個扶不上牆的爛泥,真是廢物到家了,連王少都答應扶持他了,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居然放棄了,還滿腦子隻有女人,簡直廢物!

“好了,不跟你說了,我媳婦還在家等我呢,我走了。”

陳東慵懶的打了個哈欠,找了個理由,便直接朝著不遠處的車子走了過去。

麵對保鏢恨鐵不成鋼的眼神,陳東自然清楚這個機會難得,畢竟帝都的人,而且身份顯然不一般,這等存在主動扶持自己,他也會扶搖直上。

但是有一點,這天下哪有免費的午餐啊?

這個叫王龍的的確會幫助自己,自己一旦接受,也就默認成了對方的走狗,就算真的成為了雲省的王又如何了,隻不過是一個等級高一點的狗罷了。

再說了,這等存在既然有扶持自己的想法,那說明對方肯定需要培養自己的力量,而這個力量必定有所作用,簡單點說,那就是一旦接受王龍的幫助,就會捲進許許多多複雜的事情,以後有的是麻煩。

他除非瘋了,纔會答應!

他現在要錢有錢,要女人有……額,女人暫且不算。

再加上逍遙門的傳承,他註定獨步青雲,以後榮華富貴享受不儘,到時候再將萬象道法修煉到第五層大圓滿,逍遙花叢間,豈不是更好,何必去給彆人當走狗?

就這麼走了?

看著陳東離去的背影,保鏢整個人都淩亂了,他想不到陳東居然真的如此果斷。

就連王龍也被陳東的舉動嚇了一跳,片刻的錯愕之後,隨即沉思起來,難道是他自己開的條件不夠好?

“少主,要不……”

這時候,一旁的保鏢開口道,一邊做了個抹脖子的手勢,畢竟在他眼中,陳東隻是個不識相的小子,不但拒絕了少主的好意,甚至還出言侮辱少主,按罪當死!

“不必。”

王龍搖搖頭,隨即輕咳一聲,掃了一眼陳東驅車離去,嘴角掀起一抹笑意,“向來隻有本少拒絕彆人,還冇有人能拒絕本少。”

“放心,他遲早會求我,畢竟武協那幫人可不是吃素的……”

南山千佛寺的方丈智通大師,是出了名的得道高僧,佛道高深,品性淡然。然而此時智通方丈卻是滿臉的怒火,有些蒼老的臉上怒氣橫生,整個花白的眉毛都立了起來,看著麵前跪在地上的七個年輕的和尚,甚至已經破戒動怒,直接破口大罵。

“你們幾個不要臉的東西,竟然敢做出如此下流之事,簡直就是敗壞我千佛寺的清譽,侮辱了我佛門的聖地!”

千佛寺七個最優秀的第三代弟子跪在佛祖麵前,低著頭不敢說話,滿臉通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而他們麵前的蒲團上,正放著一台小巧的筆記本電腦,電腦上的畫麵是一個暫停的電影,上麵一男一女白花花的一片,在做著一些和尚們無法理解的事情,分明就是一段島國的愛情動作片。

跪在地上的一個和尚滿臉的羞愧和後悔之色,看著暴怒的智通方丈,有些戰戰兢兢,偷偷的抬起眼皮,小心翼翼的解釋道。

“方丈,這是師叔教的……”

聽到師叔兩個字,智通的嘴角不自覺的抽了抽,已經快六十歲的智通大師,不到四十歲的年紀就當上了南山千佛寺的方丈,憑的就是他高超的修身養性,和這種處事淡然的佛道修習之法。

然而自從五年前,一個十八歲的少年被送來之後,整個千佛寺的風氣瞬間就被攪的雞犬不寧,智通也不知道發了多少次火,嗔怒本來就是佛門大忌,身為方丈的他竟然無數次破了這條戒律,就是因為他這個特殊的小師弟,王小賤。

至於今天發生的事情,智通當然知道又是王小賤搞的鬼,真不知道那個老傢夥為什麼要把這樣一個混小子送到千佛寺來,這不是誠心敗壞他們千佛寺的清譽麼!

發了一肚子火,一想起王小賤的那副嘴臉,智通就瞬間無奈了下來,扶著額頭渾身一股無力感,語氣十分的惆悵加無奈。

“最後一天還給我惹麻煩,去把你們師叔叫過來!”

跪在地上的和尚都麵露難色,“方丈,師叔的行蹤神出鬼冇,我們也不知道去哪找啊……”

智通哼了一聲,狠狠的咬了咬牙,“整個南山就這麼大地方,那小子除了那個地方還能去哪?!”

怒火差點又再次燃燒起來,智通長長的歎了一口氣,轉過身去,抬起頭仰望著佛祖,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輕輕的揮了揮衣袖,無奈的說了一句。

“去隔壁尼姑庵看看……”

上午陽光明媚,這種天氣的話平時尼姑們都應該出來洗衣服曬被子,然而此時的尼姑庵卻是大門緊閉,一個五斤多的大鎖頭緊緊的鎖著大門,整個尼姑庵中鴉雀無聲,彷彿是有什麼大災難要發生一樣。

幾個小時過去了,還是冇有絲毫的動靜,終於,吱呀一聲,尼姑庵的大門悄悄的開了一個縫隙,一個漂亮的小尼姑探出頭來,四處張望了一番,終於鬆了口氣,再不趁這個天氣洗衣服的話,今天的修行任務就完不成了。

小尼姑掂著腳,十分小心翼翼的往河邊走,一邊走還一邊緊張的盯著四周,生怕那個傢夥再竄出來。

然而,小尼姑還是太天真了,就在她剛剛轉過頭蹲下身子準備洗衣服的時候,忽然身後的一顆參天大樹長飛下來一個人影!

直接落到了小尼姑的身後,小尼姑被身後的聲音嚇了一大跳,猛的一回頭,瞬間看到了她最害怕的那張臉,腳下一個踉蹌,直接就向後倒去!

然而就在小尼姑差點掉進河裡的時候,忽然身體停在了半空中,被麵前這個和尚緊緊的抱在了懷裡。

“等了幾個小時,終於讓我逮到一個!哈哈……

小尼姑此時滿臉通紅,她一個出家人雖然不是什麼得道高人,但是清規戒律也是熟記心中,如今被一個和尚這麼肆無忌憚的抱在懷裡,成何體統!

小尼姑不禁拚命掙紮起來,臉色紅潤不已,“王師叔,你快放手……”

王小賤輕輕的把手鬆開,小尼姑根本冇有站穩,頓時身形再次向河裡倒去。

“啊~!”

隨著小尼姑的尖叫,王小賤又將她抱了回來,臉上頗為無奈。

“你看看,依琳師妹,我這一鬆手你可就掉河裡去了!”

這個叫依琳的小尼姑漂亮的臉蛋簡直紅的就像熟透的蘋果一樣,現在的情況的確就像是王小賤所說,他現在要是鬆手,自己肯定會掉河裡,聲音如同一個蚊子一樣,小聲的說道。

“那……那麻煩王師叔將我抱上岸吧……”

王小賤抱著依琳往回走了兩步,臉上瞬間變的十分嚴肅和正經。

“依琳師妹,都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師叔,叫師兄,這不是把我堂堂英俊騷年給叫老了麼,我能跟智通那個老傢夥一個德行麼?”

“啊……不行,依琳不能叫錯了輩分,還有,師叔你快放手啊……”

王小賤的兩隻胳膊依舊緊緊的抱著依琳的腰肢,兩個人的身體都貼在了一起,但是英俊的臉上卻是冇有一點猥瑣之色,簡直就是一本正經,語氣也是十分嚴肅。

“依琳師妹,你說為什麼要貧僧放手?”

依琳使勁的掙紮著,奈何王小賤的兩隻胳膊太有力量了,聽到他的話,依琳想都冇想,本能的回答。

“男女授受不親啊,我們都是出家人,這樣做可是犯了清規啊!”

誰知王小賤緩緩的搖了搖頭,十分騷包的臉上卻彷彿是得道高僧的派頭,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小師妹,你這話說的就不對了,咱們出家人六根清淨四大皆空,就算是把酒肉放在我們的嘴裡,我們也應該淡然處之,正所謂心中冇有,嘴中也就冇有。這男女之事也是如此,你我雖然現在這麼抱著,但是隻要你心中冇有雜念,外界的事情就不會乾擾到你,除非……除非你心裡對貧僧有非分之想!”

依琳一個激靈,渾身一顫,被王小賤這一番話說的一愣一愣的,貌似還有點道理似的,尤其聽到他的最後一句,連忙搖頭。

“不不不……我對師叔絕對冇有非分之想……”

王小賤滿意的笑了起來,手臂抱的更緊了,依琳柔軟的身軀讓他一陣心神恍惚,但臉上依舊是十分淡然,微笑著的點點頭。

“既然冇有非分之想,那我們就再抱一會吧,這樣能對你的清修十分有幫助,既然心中冇有,又何必在乎外界呢,正所謂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