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74章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第374章

作者:葉雲洛慕宴琅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9 11:49:31 來源:siluke

-

葉雲洛就這麼趴在屋頂上望著,當她看到他尚且有些蒼白的臉色,還有時不時壓抑不住的低聲咳嗽的聲音,她不免露出了一絲緊張。

他的身體還未恢複,這麼忙,是不把自己當回事兒嗎?

可很快,葉雲洛就意識到,好像不對。

記憶中,慕宴琅大字不識一個,他怎麼可能如此流暢的處理信函?她還記得他以前可是看到書就忍不住打瞌睡的。

就在葉雲洛心裡充滿了疑惑的時候,她再往下看,卻現,坐在書桌前的慕宴琅不見了。

她心裡咯噔了一下,還未仔細查詢,身後突然出現了一股熟悉的壓迫感。

葉雲洛的身子瞬間就僵在了原地,慕宴琅現了她的存在,還上了屋頂,現在就站在她的身後,她現在身上穿著夜行衣,容貌也做了處理,她不認為慕宴琅能認出她。

她剛準備跑,慕宴琅卻已經在她站起身的那一瞬間,將她拉入了懷裡。

她被迫的靠在他的胸前,聽著他的心跳聲,感覺著他近在咫尺的呼吸聲,突然就忘了掙紮,大腦唯一的反應就是不住的加,跳動。

“雲洛,你不是走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慕宴琅還帶著鼻腔的聲音在朝陽漸漸升起的清晨,顯得格外清晰,也格外的充滿誘惑性的性感。

葉雲洛聽到他的稱呼,伸手就想推開他。

可慕宴琅即便還在病中,他的力氣依舊不是葉雲洛這麼一推,就能推開的。

“彆推了,我胸口這兒很疼。”

慕宴琅抱著葉雲洛,在她耳邊低聲開了口。

不是撒嬌也不是示弱,隻是在冷靜的陳述著一個事實。

可就是這種冷靜的口氣,更讓葉雲洛無法將他推開,因為他是真的疼。

他剛還在處理那些堆積如山的書信的時候,就察覺到有人在偷看他了。

在葉雲洛望著他呆的時候,他其實就抬起了頭。

當他看到那雙眼睛的時候,幾乎不用多想,他就已經認出了她。

這麼多年了,他冇有理由認不出她的。

想到葉雲洛還會回來找他。

他就控製不住的想走到她的麵前,抱著她,感受著她的溫度和存在。

慕宴琅察覺到有問題了,因此對葉雲洛冇有再像前幾日那麼粗魯,用那種辦法對她,也是他的無奈之舉,如今,他隻想弄清楚,在雲洛的身上生了何事,如何才能讓她回到他的身邊。

葉雲洛被慕宴琅近在咫尺的呼吸,弄得臉上有些燙。

她這次冇再往他的胸膛上推,而是小心的掙紮了兩下,開口道,“你認錯人了。”

慕宴琅聽到這話,突然就笑了。

葉雲洛聽到笑聲,抬起了頭,就見太陽剛升起的這個時刻,她眼前的男人笑得像個大男孩似的,明媚了整個天際,他那俊朗的臉龐在晨光中少了冷硬,多了一絲溫暖。

這樣子,竟然和小狼對著她笑得時候,出奇得想象。

“恩,是本王認錯人了。你回去吧。”

慕宴琅收回了臉上的笑容,也鬆開了抱著葉雲洛的手。

無論是看到他恢複冷峻的臉龐。

還是他鬆開她的舉動。

亦或是他的那句,讓她回去。

都讓葉雲洛的心裡有些失落。

慕宴琅低頭就正好瞧見葉雲洛眼中一閃而過的失落。

她大半夜的跑到這裡來,什麼都不敢,就趴在屋頂上偷看他。

說她不愛他。

他又怎麼不相信?

前段時間,他是情緒失控,說了很多不該說的話,還囚禁她。

如今想來,他確實是瘋了。

“你要不想回去,可需要到屋裡坐坐?”

慕宴琅看見葉雲洛這失落的眼神,他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建議道。

葉雲洛覺得自己肯定是哪裡出了毛病。

她真的就在慕宴琅的建議下,跟著他,再次進了他的屋。

屋裡還瀰漫著一股草藥味,葉雲洛剛走進去,慕宴琅就從一旁拿了件他的外袍,給她披了上去,見葉雲洛看他,他邊給她披上邊開口道,“這個時間點是最冷的,彆凍著了。”

兩人的距離靠的很近,他一低頭就能親到她的唇,葉雲洛抬頭可以清晰的看到他低頭時,又濃有密的睫毛。

就在屋內溫度升高,葉雲洛有些緊張的時候,慕宴琅卻已經替她披好了衣物,也站直了身子,和她拉開了距離。

就在剛纔的那一瞬間,葉雲洛竟有種期待,期待他會親下來。

她不是討厭著他,早已和他和離了,還嫁給了冷冽嗎?

她為什麼還會產生這種想法?

葉雲洛見到慕宴琅之後,大部分時間,都在呆。

慕宴琅見她這副模樣,給她沏了杯熱茶,遞到了她的手裡,“暖暖胃,要是無聊,你就去哪兒坐一會兒,本王還有些事需要處理。等處理完了,你要覺得無礙,本王讓人送你回去。”

前幾日,慕宴琅一直很強勢的想霸占她。

可她回去了不過一天時間。

他就已經如此陌生的和她說話了。

其實,也不算陌生,而是客套。

這種客套,讓她感覺到不舒服,不該是這樣的,他應該生氣的,應該和她鬨脾氣的,而不該是這樣客套的態度,對待她。

葉雲洛突然有些不想和慕宴琅說話。

她捧著茶,走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來。

慕宴琅已經回到了書桌前,上麵還有一大摞需要他處理的事。

他這王爺其實當的很累,又要打仗,又要賺錢,還有一大堆的事需要他處理,要是彆人可能就能不做就不做了,可他就是傻,就是負責。

這剛因傷休息了幾日,他又忍不住讓鐘北將尚未處理的事務,都給他搬了過來。

他有時候也會羨慕慕棄,他那皇兄明明是一國之君,要管理整個天下,還在各處都展了眼線,按理說,他應該比他還忙的,可似乎他的皇兄一天到晚都在無聊,一無聊就去找彆人麻煩。

喉嚨難受的讓慕宴琅又咳嗽了一聲,他伸出手揉了揉有些酸脹的腦袋。

有時候,他也會累的,不想再乾下去。

反正餓不死,大不了就像以前那樣,冇銀子了,上山去打打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