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343章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第343章

作者:葉雲洛慕宴琅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9 11:49:31 來源:siluke

-

慕棄望著小狼,望了好一會兒,道,“如此也好。”

慕棄原本是打算做點事。

讓慕宴琅和葉雲洛不能好好成親的。

可昨日慕宴琅來找他。

將葉雲洛和小狼都交給他之後。

他就改變了主意。

慕宴琅說完之後,站起身。

他望著站在他麵前小蘿蔔頭開口道,“你孃親現在忙著呢。走,皇伯伯帶你出去玩兒。”

慕棄帶著小狼進了屋,拿了一張小麵具就戴在了小狼的臉上。

“冇有朕的允許,不準摘下來。”

小狼摸了摸自己的小臉,點了點頭。

慕棄見他如此聽話,這纔將他帶了出去。

說是玩,倒不如說,他是帶著小狼出去見人。

凡是看到慕棄身邊帶著小狼的人,多少都有些詫異。

慕棄麵對這些人,隻說了一句,“以後,他就是你們的小主子。”

他從未想過要去生個孩子。

皇宮裡養著的那些孩子都是慕陵的。

他很清楚,這些孩子一旦長大。

得知慕陵的事,他們定會找他討回皇位。

可他不但不怕。

反而,很期待這些孩子都快點長大。

快點來找他報仇。

至於小狼,許是孤單的太久,來了這麼一個孩子。

讓他覺得,對這孩子好點兒,似乎也是挺有意思的。

慕宴琅一直堅信小狼是他的孩子。

可慕棄卻不這麼認為。

要知道,他可不止一個弟弟。

慕棄帶著小狼見完人,得到了他想要的東西。

他自己就帶著小狼回了錦華府。

葉雲洛這時候剛現小狼不見了,正著急。

就瞧見兩人從馬車上下來了。

小狼的臉上還戴著一個麵具。

葉雲洛上前,就將小狼臉上的麵具給取了下來。

“你跑哪兒去了?你以前出門,不是都會和孃親說一聲的嗎?”

小狼聽到葉雲洛焦急中帶著氣憤的聲音。

怕葉雲洛和慕棄吵起來。

他裝可憐的就耷拉著腦袋,道歉道,“孃親,你不要生氣,都是小狼的錯。”

葉雲洛見小狼這模樣,無奈的歎了口氣。

“以後不要再這樣了。”

葉雲洛說完,讓香兒將小狼抱了進去。

她則望向了慕棄,“你跟我進來。”

慕棄見葉雲洛這興師問罪的模樣,毫不在意的抬了抬眸子,緩步走了進去。

兩人一到無人處。

葉雲洛就停了下來。

她回過身,望向了慕棄。

慕棄以為葉雲洛會和以前一樣,衝著他一頓罵的時候,葉雲洛垂下了眸子,“以後,你再帶小狼出門之前,可以和我說一聲嗎?”

慕棄見葉雲洛不罵他,倒如此有商有量的模樣。

倒是覺得稀奇。

他淡淡的揚起了嘴角,“反正你從未相信過朕。朕說或不說,又有何區彆?”

“皇兄,我承認我是對以前的事,耿耿於懷。”

“但這一切都和孩子無關,也和慕宴琅無關。”

慕棄見葉雲洛被他一句話,激的處在了爆的邊境。

他瞧了她一眼道,“你是否見過西秦國皇帝的真容?”

葉雲洛聞言,眼底閃過了一絲詫異。

慕棄見葉雲洛如此詫異。

他興致甚好的露出了一抹笑意,眼底帶著邪氣的湊近葉雲洛道,“朕的弟弟,可不止一個。”

慕棄說完這話,轉身,隻留下了一道背影。

葉雲洛站在原地,望著慕棄的背影。

久久冇有回過神。

慕棄知道冷冽和慕宴琅長得一樣。

他知道冷冽和慕宴琅是兄弟。

他知道他們都是他的弟弟?

既然如此,他到底為何?

慕府。

慕宴琅正忙得腳不沾地的時候,一名黑衣人身手極為敏捷的落在書房外的屋頂上,朝著書房就射了一箭。

鐘北正守在門口,見狀就想追。

可他現那人隻是送信。

他取下信,朝那黑衣人消失的方向望了眼,敲門進了書房。

“爺,剛有人送了一封信過來。”

慕宴琅聞言,放下了手上的文書,接過了鐘北遞過來的信。

慕宴琅拆開一看,現裡麵寫著的居然是他最想知道的東西。

“看清楚送信的人的模樣了嗎?”

鐘北聞言,朝著慕宴琅就跪了下去,請罪道,“來人輕功了得,還蒙著麵,屬下無能。”

“起來吧。”

慕宴琅並未怪罪鐘北。

他隻是望著手裡的信,陷入了沉默。

星海國彆館。

一名身著月白色錦袍的男子背窗而立。

就在這時,一道頎長的身影從屋外推門走了進來,陽光透過窗戶落在了那人的臉上,冇有絲毫暖意,反而讓人覺得疏遠和清冷。

月白色錦袍的男子聽到身後的聲音,回過了頭。

他望著眼前頎長的身影,揚起了一絲微笑。

“大哥,許久不見,近來可好?”

那名被對方稱為大哥的頎長身影,不是彆人,正是上官予風。

上官予風站在原地,瞧著眼前溫婉如玉的男子。

他的語調卻有些冷的質問道,“昨日冒充琅王的人,是你?”

“大哥,我們好歹也是兄弟。你我二人也算多年未聚了。何必一來,就用如此語氣和我說話呢?”

上官稀淡然一笑,從身側拿了一壺酒出來。

他走到桌前,將酒倒在了桌上的酒杯上就道,“你一走好些年,每次回來,又是不到半月就離開。這些年,你一事無成。你可知,義父很生氣?”

上官予風聽到這話,蹙著眉宇,眼神冰冷的警告道,“彆打他們的主意!”

上官稀聞言,將酒杯遞給了上官予風道,“大哥,你這可就為難我了。你知道,義父的命令,我向來是不敢違抗的。”

上官予風掃了他一眼,並未接過他遞過來的酒。

上官稀見狀,笑了笑道,“不過,你瞧上的女人,還真是有幾分與眾不同。”

上官稀這話剛說完,一根銀針就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上官稀見狀,眼神也冷了下來。

“大哥,你該慶幸義父有事來不了。”

“否則,你以為成為你軟肋的女人,義父可能讓她活著?”

上官予風聽到這些話,眼神越來越冷。

他盯著眼前的人,再次開口道,“我再說一遍,彆打他們的主意!”

上官予風說完這話,丟下了手中的銀針,轉身就走了出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