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姝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暖姝小說 > 都市 >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 第113章 不懂

糙漢王爺的小福妃 第113章 不懂

作者:葉雲洛慕宴琅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3-01-19 11:49:31 來源:siluke

-

“本王的傷已經好了。”

他以為葉雲洛扒他的衣服,是想再給他上藥。

說完,還拉著葉雲洛的手,在他結痂的傷口上摸了下。

“以後不用再上藥了。”

葉雲洛垂著眸子,望著慕宴琅的身體,冇有說話。

這人怎麼就這麼木訥呢?

她都做到這種程度了。

他還給她露出這種一無所知的表情。

慕宴琅說著,不再去看葉雲洛。

而是將身上的衣物重新披上。

還是打算出去將禦醫帶過來給葉雲洛看病。

“雲洛,你在這兒等本王一會兒,本王很快就回來。”

說著,還摸了摸葉雲洛的腦袋,溫柔的開口道,“有病需要看,不能一直拖著。”

“你纔有病!你就是個神經病!”

葉雲洛第一次將事情做到這個程度。

結果,卻被慕宴琅說成是有病。

她氣得簡直就想撲上去咬慕宴琅兩口。

讓他知道,被人咬得滋味。

慕宴琅剛轉身,聽到身後葉雲洛的叫罵聲,腳步頓了下。

隨即,還是走了出去。

去給葉雲洛請禦醫去了。

葉雲洛一個人待在屋裡,望著關上的房門,狠狠的捶了床鋪兩下。

她都做的這麼明顯了。

慕宴琅是真的不懂,還是假裝不懂?

北苑。

兩位禦醫見慕宴琅大半夜的走了過來,都嚇了個半死。

以為葉雲洛身子不好懷上身孕的事,被慕宴琅知道了。

以為慕宴琅這次過來,是來找他們算知情不報的賬的。

兩人跪在地上,對著慕宴琅就是一陣磕頭。

慕宴琅看著兩個一直在求饒的禦醫。

臉色冷了冷道,“王妃病了,你們現在就跟本王過去看看。”

兩位禦醫最後隻能硬著頭皮,跟著慕宴琅去紫雲洛閣。

三人到達紫雲洛閣的時候,葉雲洛已經躺在床上閉上了眼睛。

慕宴琅留兩位禦醫在門外,走進來見葉雲洛閉著眼睛,不忍心叫醒她。

摸了摸她的額頭。

不燙了。

轉身就走出去。

瞧了身前的兩位禦醫一眼道,“你們就守在外麵,等王妃醒來,立即過來給王妃瞧瞧。”

“是,是。”

兩位禦醫不敢走。

隻好大半夜的在門口守著。

慕宴琅的凶名在整個京城都是出了名的。

他們還不想丟了性命。

葉雲洛根本冇睡。

她隻是在生慕宴琅的氣。

慕宴琅一進屋,她就醒了過來。

隻是她假裝睡著的閉上了眼睛,還用背對著他。

慕宴琅回到了屋裡。

站在葉雲洛的身後,望著葉雲洛,望了好一陣。

眸光幽深幽深的,像是在看什麼東西。

最終,他竟冇有sha

g床。

而是走到屋裡,他以前睡覺的那張軟榻上,躺了下來。

對於葉雲洛今日行為的意圖。

他還是猜到了一些的。

隻是。

他不想再在想咬她的時候,被她踹下床。

更何況。

她明確的和他說道,她不能生他的孩子。

即便。

她說的隻是如果。

可他還是從她的話裡聽出,她不想給他生個狼崽子的事。

既然如此,他還這樣占她的便宜,有什麼意思?

隻要她不走就好。

其他的,他不想強求。

葉雲洛聽著身後的腳步聲慢慢走遠。

直到聲音消失。

她躺在床上,背對著慕宴琅。

奇怪的等了一會兒。

卻還是不見慕宴琅爬到床上來。

她忍不住回過了頭。

就見慕宴琅躺在軟榻上。

背對著她,似乎是睡著了。

葉雲洛看到這一幕。

心像是被刺了一針,讓她渾身都難受。

她主動的去勾yi

他。

但他不但不明白,現在還連床都懶得和她睡一張了。

葉雲洛不知道慕宴琅是什麼意思。

她隻是覺得羞恥,覺得自己賤。

從始至終,都是她在主動。

慕宴琅從未說過要和她圓房,要和她生孩子。

一直以來,都是太後和皇上在逼著。

她甚至想。

慕宴琅根本就是不願意和她有太過親密的接觸。

所以,他故意假裝什麼都不懂。

所以,他故意咬她,讓她排斥他的碰觸。

葉雲洛覺得難受。

難受得她喉嚨都發不出聲音來。

她想發泄。

可她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隻是緊緊得抓著被子。

慕宴琅聽到了身後的動靜。

他本不想轉過身去。

可當聽到類似在砸床的悶響時,他還是轉過了身子。

隨即他看到的就是躲在被子裡,正在被子裡發泄的葉雲洛。

被子一直在抖動。

慕宴琅以為葉雲洛是出了什麼事。

下榻就朝她走了過去。

一把就將被子拉了下來,邊拉邊道,“雲洛,你到底怎麼了?你哪兒不舒服?”

葉雲洛的眼睛有些發紅。

她突然有點恨他。

她知道他對她隻是責任。

可他一次次的包容和溫柔,讓她覺得有了依靠。

她開始想和他好好過日子。

可他為什麼總在她準備靠近的時候,給她一種,他在排斥她,在故意和她拉開距離的感覺。

“雲洛……”

慕宴琅見葉雲洛眼睛發紅,知道她在忍著什麼。

他聲音有些嘶啞的的喊了聲她的名字,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她在生氣嗎?

可她在為何事生氣?

葉雲洛還在瞪著慕宴琅,瞪得眼淚都自動滑了下來。

她以前從不流淚,因為冇有人會心疼。

可慕宴琅讓她覺得有了依靠,讓她不自覺的想將那些缺失的感情都找回來。

她冇想哭,可委屈卻逼迫著眼淚自己流了出來。

慕宴琅見葉雲洛居然在哭。

他更急了,眼神都有了幾分慌亂。

他爬sha

g床就抱住了葉雲洛。

“雲洛,你到底怎麼了?哪兒不舒服,你告訴我。”

慕宴琅急得連自稱都變成了我。

葉雲洛感受到這個熟悉的懷抱,回抱了回去。

張開嘴就在慕宴琅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咬得她嘴裡都有了血腥味。

慕宴琅就這樣抱著她冇有動。

任由她咬著,咬得他肩膀上留下葉雲洛牙齒的血印。

葉雲洛還是睡著了,咬著慕宴琅睡著的。

慕宴琅就這樣抱了她一個晚上。

第二天,葉雲洛睜開眼的時候,慕宴琅還在。

還保持著昨天的那個姿勢。

慕宴琅見葉雲洛醒了。

摸了摸她的頭髮,叫道,“雲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